字体
关灯
上一页 进书架 回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

第99章(2/3)

腕子动不了,只能用能活动的两根手指去摸小爸的手背,轻轻地扣他虎口:“你想不想我啊?”

白岸洲五指发紧,快速地闭了一下眼睛:“……刚才抱着我衣服干嘛?”

云肖挺了挺腰去蹭小爸,翘起脑袋又吻他嘴巴一下,脸色此时已经羞到发红,小声诱/惑:“你惩罚我吧,做什么都可以。打屁股也行,用那个姿势也行,我刚才闻着你的味道就在想上次你把我举在唔……唔嗯……”

云肖没说完,嘴巴已经被恶狠狠地吻住了。小爸舌头伸了进来,一阵狂卷,很快就将他吻得天旋地转。云肖迷糊地想总算引/诱成功了,被小爸抱了,应该能暂时躲过一劫了吧。

想得美哦。

嘴里耳里鼻端都是熟悉的味道,被小爸的气息笼罩,云肖全身都是□□的。像干渴的小禾苗终于等到了相思雨一样开心,每一个细胞都在叫嚣着舒服。

白岸洲抗拒不了这么可爱诱/惑的小哭包,身体投降了,却并没有心软。他嫌沙发上放不开,把人抗去了卧室。

云肖这回是被坏心的小爸欺负惨了,最后羞耻到连哭都没力气的程度。说了不知道几遍的不敢跑了,我错了,什么都听你的,连退出人鱼剧组这种无理要求都毫不犹豫地立即答应了。

被清洗完从浴室抱回来以后,手上的领带才被小爸解掉。云肖趴着不想动,手腕子疼,腰身酸软,浑身都没有力气,估计现在去称他能比之前轻了好几斤。

不知道几点了,外面应该全黑了。云肖有些饿,又想先睡一会。

“刚才答应我的事要做到。”

身后坐在床边的小爸的声音,不是那种冷酷严厉,甚至说得都有点随便了,好像知道云肖十有八/九会做不到一样。白岸洲把人欺负一顿,明显是有了一些神清气爽的样子。

“哼,你虐待我。”云肖沙哑着控诉,是有恃无恐的骄横口气,“你。”

背后传来小爸久违的哼笑,云肖听在耳里也跟着笑了。

体力透支严重,一会功夫云肖就迷糊上了。半梦半醒的,云肖就感觉到小爸在温柔地用拇指拨弄他发肿的嘴唇,又轻轻抚摸他的眼尾,大概因为性/事和哭泣那里还在泛红吧。小爸还摸了他的额头,仔细检查了他的手腕子。好温柔啊,要是没有矛盾就好了。唉,他迷糊地在睡梦里叹了一口气,觉得心酸,都想不进那个剧组了。理想和现实生活怎么就非要这样不协调呢。小爸,我好苦恼。你不要生气了。

八点钟云肖醒了,坐起来喊一声小爸,没有人答应。屋子里静悄悄的,没有人。白岸洲已经走了。

白岸洲晚上是有宴会的,他去了,晚了一个小时到的。

云肖虽然猜到是这么回事,但是心里还是有点难受,不甘心地跑到书房厨房看了,确实没有人。掏出电话打过去,通是通了,但是没接。

过了五分钟,再打,还是没接。云肖一口气连打十个,最后气得狠劲把手机摔进被子里,“才上过床就翻脸,白岸洲你个混蛋!老王八蛋!!”他屁股还疼着呢!

不讲信用的虐待狂。你不讲信用,我也不用讲信用。云肖恨恨地这么想,心情总算好了一点点。

收拾了东西,云肖可怜巴巴地回了寝室。躺在床上一直等到很晚,也并没有等到小爸的电话。他回家见人不在了,居然问都不问一下的吗?云肖眼睛有点酸,心里一阵抽抽,蒙了脑袋强迫自己睡觉。

第二天,云肖顶着黑眼圈在练舞室和伴舞们练暴马丁香,这首歌排练的时候是不许外人进的。12月28号,方石影业二十年,到时候云肖会在晚会上第一次现场唱这首歌。为了这次表演机会,谭伟生在会上跟人吵起来。方石旗下经纪公司,唱片公司,影视公司好几个,各种单签,全签的大小艺人几百人,晚会加走
本章未完,请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页 进书架 回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