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章 进书架 回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

第99章(1/3)

第九十九章

白岸洲脱掉大衣随手掷在沙发上,站在客厅里没多少耐心地等了几秒钟,就知道哭包子是不会自己出来了。很好!他给他机会了,是他自己不要。

直接往卧室走,白岸洲用力拽松了领带,慢条斯理地扯下来塞进裤子口袋里以备不时之需。看见被子有被理过的痕迹,白岸洲从鼻管里冷哼一声。浴室门开着,他看了一眼,一边解西装纽扣一边往衣帽间去,用手指利索地挑开衣帽间的门,没人。目光直接落在放表的那个抽屉上,被动过了,没关严。

西装外套扔到大床上,白岸洲一抬胳膊又脱了羊绒衫,一边卷衬衫袖子,脚下不停地进了浴室,扭开莲蓬头开关,开到最大。

云肖屏气凝神,听到脚步声往卧室去了。隔了一会就听到了水声,太好了,小爸洗澡了。这时候洗澡很可能是晚上还有酒会之类的应酬吧。他得抓紧时间。

云肖不再犹豫,从桌子底下爬出来,直接爬到保险柜那儿输密码。电子密码保险柜一般有两组密码,白岸洲星河宫这个保险柜的个人码八位数设的是他正式出任董事长那天的日期。

拿到心爱的小白,云肖侧耳听了一下,浴室的水声还是哗哗的。云肖安了心,提着箱子爬起来就往外走。路过客厅的沙发,本来都目不斜视地大步走过去了,又顿住了,回身蹲下来,趴到小爸大衣上,抱住把脸埋进去蹭,还是热乎乎的呢,沉稳的木香里混着一点淡淡的烟草味,云肖闻着就觉得身上一阵懒洋洋的舒服。听着浴室的水流声,止不住地脑补了一下小爸赤/裸的。唉,好想和小爸睡觉啊,云肖不知羞耻地想,就算用他最不喜欢的姿势把他狠狠地惩罚到哭也没有关系。

恋恋不舍地放开手正要起身,一抬眼,云肖猛地倒吸了一口凉气,什么绮丽的幻想都没了,惊得差点一屁股坐到地上。小爸抱着膀子站在沙发后面,正居高临下地看着他,瞳孔危险地收缩着,目光泛冷,无声无息,像狩猎已久终于等到猎物的猎人。

怎么回事?不是在洗澡吗?明明浴室里这会还在哗哗响呢。

云肖爬起来就想跑,眼疾手快的白岸洲早有预料一样,长腿直接从沙发背上跨过来,动作迅猛地一伸手扯住了云肖的手臂一把就将人拽倒在了沙发上。另一条长腿跟着跨过来,白岸洲轻松将人骑在了身下,“我让你跑!”把云肖乱挣的两只手腕子抓住一并,单手就按在了头顶。

“啊!疼!”云肖踢着腿叫喊。知道这回被抓住了肯定是没好果子吃了,“小爸饶命,不跑了,不敢了。胳膊拧疼了!”

白岸洲不为所动,双肘抵在云肖脸颊两边,膝盖往下移,身体迅速压下来将人完全压制住。云肖顿时被小爸的重量压得叫了一声,一口气差点没喘上来。一边嘴里不满地嚷着“你好重,动不了了,”一边挺起脑袋,对着小爸的嘴唇用力地亲了一口。亲完了脖子停在半空,紧紧地盯着小爸的眼睛看,“小爸,我好想你。”说完又凑上去亲,用舌头舔小爸性感的薄嘴唇,舌尖用力往里钻,舔那两排不为所动的牙齿。

最后用力咬了小爸一下,云肖才不甘心地倒回了沙发上,累得有点气喘,脸色也红了,心里挺羞的,他都已经主动到这个地步了,小爸还是无动于衷纹丝不动,两个人之间,这种情况是极少见的。

“不是说永远不回来了?”白岸洲脸色冰冷,唇上全是口水。

“哼!”纯粹是诬赖,他才没这么说过。云肖把脸偏到一边又立即转回来,是讨好的委屈神情:“我每天晚上想你想得都睡不着。”

白岸洲面无表情:“回来干嘛?”

云肖用力把两腿从小爸身下挪出来,分开,紧紧圈住小爸的腰:“我半夜给你打电话你也不理我。”

白岸洲:“刚才躲在哪儿了?”

云肖挣了挣手
本章未完,请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进书架 回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