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章 进书架 回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

第四十三章 想当年~(1/2)

“大阿哥!含经堂失窃一案,定是乾隆随便扯的幌子,能动用黄天霸那个老家伙,咱们的事儿怕是被人发现了吧?”

“是啊,我的人传来消息,那黄天霸连运石柱、雕石柱的人都没有放过,还有那打杂的太监、工匠,全都抓了!”

“大事不妙啊!大阿哥你看……”

“慌什么!”

几个男人七嘴八舌的声音,被一个威严的声音打断,“便是掘地三尺又怎样?该闭嘴的人早已闭嘴,他黄天霸如何会查到本王头上?”

“那……接下来咱们该怎么办?此事还是不容小觑的……”

那被称作大阿哥的男人眉头紧锁、一脸严肃,端坐在高堂之上,沉默片刻才缓声开口道:“几位兄弟日后要更加小心谨慎,切记轻举妄动,先蛰伏着,容我思虑再议……”

几人低声商议几句之后,便高谈阔论起边疆战事,顺便不忘为当今圣上排忧解难,商议出可行的应对措施……

……

李观鱼在乌兰图雅的冬暖阁的浴房洗了澡,换了身干净衣裳,那身破烂衣服本是要被侍候太监扔掉的,李观鱼却从里面捡出,很珍惜地包了起来。

“怎么,那是你娘为你裁的衣裳吗?”乌兰图雅眨着一双大眼睛,好奇地问着。

李观鱼当然不会告诉她,因为这衣裳被某人穿了一夜,他不知道有多珍视,只是含糊地‘嗯’了一声,算是回答。

“还挺孝顺的嘛!你娘美不美?”

“那当然!”李观鱼骄傲地答着,“不然怎么会生出我这样风流倜傥、英俊潇洒的美男子?”

“臭美吧你就!”嘴上虽说他臭美,心里却觉得这臭小子越看越顺眼,简直好看极了。

“小伙子,你是没赶上好时候,十八年前呐,这宫里头也丢过一件紧要的东西,当时可没闹出这么大的阵仗。”

说话的是正为李观鱼束发的杜老太监。

乌兰图娅讶然:“十八年前,那还是雍正爷的时候呢。雍正爷可是出了名的厉害,丢了紧要东西,反而没大动干戈?”

“可不说呢……”

杜老太监咂巴了下嘴儿:“时运好啊!遭了贼的那晚呐,天上出现了一幕奇景。那一晚的景象,老奴这辈子都忘不了,日月当空、五星连珠,你说玄乎不?大臣们都说,那是大吉兆,不能见血光。雍正爷当然不好动刀子。”

老太监上了岁数,有人和他说话便絮絮叨叨说个没完。

然而听到日月当空、五星连珠,李观鱼的心头却是一震。

如果没有猜错,这杜公公口中闹得大贼正是他李观鱼的亲爹李老石吧?

自己进宫寻找宝石也有几个月了,却一点下落都没有。老爹案发次日就被赶出宫了,不知道后边的事儿,或许能从这老太监口中套出些有用的消息也说不定……

这般想着,李观鱼嗤笑一声,一脸的不相信,“杜公公可真能玄乎,什么日月当空、五星连珠的事儿都能编出来,您不去说书倒是可惜了了。”

“呀,你当咱家是吹牛皮呢?”

因为眼看着李观鱼在格格面前受宠,杜公公倒不敢难为他,但他说自己胡说,杜太监可不干了,连忙道:“那晚咱家可是亲眼看到的!日月当空、五星连珠,别说宫里头,全天下都看得到。本来呢,牵扯盗窃一案的那些石匠都会被处死,就是因为这天降祥瑞他们才捡回一条小命!”

“石匠?盗窃之人是石匠?”

不等李观鱼问话,乌兰图雅率先开了口,她看了李观鱼一眼,眼神
本章未完,请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进书架 回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