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章 进书架 回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

第四十二章 经(1/2)

“那个……本郡主也不是什么胡搅蛮缠之辈,今日前来是因为本郡主的花匠无端被你抓来,我那冬暖阁的花花草草可是只认他的!一日不修剪都快成霜打的茄子了,蔫巴巴地垂着头。其中有两株水仙啊,还是皇上……”

“粘杆处地牢没有皇上,没有郡主,更没有什么花匠!若不是看在你阿玛的份儿上,老夫立刻就取了你的首级!还不快速速离开!”

乌兰图雅被喝的一个激灵,这老顽固软硬不吃可怎么整?或许……或许以柔克刚才是正道?

乌兰图雅眼中迅速聚起泪水,壮着胆,抓起面前老者的手臂,一边摇一边撒着娇道:“黄老爷爷,您也有子孙的吧?便是把乌兰图雅当做您的晚辈,放了我的小花匠吧,冬暖阁真的不能没有他呀!”

黄天霸虎躯一震,面上怒容更甚,“胡闹!老夫的后辈若是这般肆意妄为,便是直接打杀了!”

这老家伙可真是茅坑里的石头,又臭又硬!

乌兰图雅被甩的一个趔趄,恼羞成怒就要呵斥,不成想牢房深处却忽然传来一阵熟悉的声音,“郡主诶!您可不要害小人啊!黄老爷是包青天在世,明察秋毫、英明神武,查清楚了自然会放了小人!您这一闹,万一查不到宝物下落再怪罪到小人头上,小人可吃不了兜着走啊!”

这声音不是别人,正是乌兰图雅此行的目的李观鱼。

听见他说话,乌兰图雅大喜过望,也顾不得生气,连忙就要朝那声音跑过去,却被黄天霸威武的身躯拦下,她急的连连道:“本郡主那园子里的花儿都要枯萎了!你可是手脚健全、安然无恙?是否还能继续为本郡主效命!”

这边李观鱼听得心里就是一暖,初时被关押在这里恐慌渐渐消散,连忙趴在牢门上高声道:“郡主放心,小人好着呢!便是将来成了老花匠也要继续为您效力!”

听到心上人安然无恙,乌兰图雅激动地差点哭出来。不过黄天霸在此,她也不敢有多余的情绪外泄。

李观鱼说的没错,他不过是平头百姓,接触含经堂也是诅咒下了之后,这样浅显的事黄天霸一查便能查到,倒是自己听了小甜果的话被吓着,冲动了些……

乌兰图雅后退一步,吐出一口浊气,不等黄天霸再说什么,她笑眯眯地道:“也是啊,黄老爷威名在外,便是连皇上都要礼让三分,定是不会为难一个小小花匠,今日是本郡主唐突了,请您大人有大量,莫要怪罪乌兰图雅。我这便回去,您继续查案吧!”

风风火火地来,风风火火地走,乌兰图雅不知道的事,因为自己的这个唐突举动,李观鱼倒是没有大碍,那两名粘竿拜唐却是因此送了性命。黄天霸御下,何等严酷。

虽然知道李观鱼暂时平安无事,但回到冬暖阁乌兰图雅还是免不了担惊受怕、惴惴不安。

三日过去了,她每日都派人前去打探消息,却没有一丁点可靠信息。本就信佛的乌兰图娅,这几天可是没少敲木鱼儿,没少念经。可三天之后,念经也给不了她安心了。乌兰图雅正打算再次去探查,不成想冬暖阁却忽然出现那个她朝思暮想的身影。

“李……李观鱼?”

乌兰图雅坐在梳妆镜前,任由身后的婢女为她整理发髻,却因此从铜镜中看到了那个虚幻到不真实的影子。

乌兰图雅连忙转过身,只见那个衣衫褴褛的人带着几分疲惫的笑容,对她作了个揖,“郡主,小人李观鱼回来了……”

“李观鱼!你总算出来了!”话还没说完,便被突然冲过来的身影打断。

李观鱼在地牢里呆了足足四日,身上到处沾染着极其难闻的恶臭,本来想回去换身衣服再
本章未完,请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进书架 回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