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章 进书架 回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

第二百零四章 激怒(1/2)

“你!”时云破想起曾撞见魔兵强掳良家女的情形,当时,他当场废了他们的命根,可是那些女子的惨状,他却历历在目。这魔尊到底想干什么,若是小鱼儿落到他们手上。想到这里,他不禁怒极,一股热流涌上喉咙,鲜血喷了出来。

“别激动,云破。”魔尊夜魇笑道,“你可当心你体内的魔煞之气,再发作可就不好了,你如今已没有什么灵力,怕是压制不住了。”

原来这就是他的目的,时云破赤目欲裂,胸中一团火似乎就要喷薄而出了。

体内那股热流开始涌动,有越来越汹涌之势。

脸上久未出现的黑痕又开始慢慢浮现。

魔尊夜魇的用心何其险恶,故意用小鱼儿来激发他体内的魔煞之气。

不行,一定不能上他的当。

一定要稳住心绪。

否则凭他如今仅剩的那点灵力根本就无法压制魔煞之气。

时云破青筋暴起,召出凌云剑,指着魔尊夜魇咬牙切齿道:“把解药给我!”

“急什么,这就给你。”魔尊夜魇见目的已达到,把木盒放到时云破手上,笑道:“右使,可以拿回去救佳人了。”

时云破接过木盒,轻轻打开,里面放着一颗金色丹药,他凑近一嗅,有股怡人的药材芳香。

“不用担心,解药是真的。”魔尊夜魇道,“既然你都付出这么大的代价,本尊又怎么会给你一颗假的呢,我堂堂魔尊不会做这种事。”

“哼“时云破冷眼看他,怒喝道:“让开!”

见时云破转身离去,廖寒似微微动容,一回头,却见魔尊夜魇冷冷看了他一眼,他即刻敛了神色,恢复如常。

左火烈上前道:“魔尊,时云破终归是个隐患,如今他灵力尽失,魔尊何不斩草除根。”

魔尊夜魇眼睛余光瞥过廖寒,淡淡道:“他如今灵力尽失,魔煞之气又再次发作,活着比死了有用。你以后就明白了。”

“是“左火烈悻悻道。

廖寒感应到魔尊夜魇的目光,笑道:“时云破如今已无甚灵力,再无力再与魔尊抗衡,自是魔尊说什么,他便得做什么,便是留他一条性命,也不足为惧。”

“哼”魔尊夜魇轻哼一声,“昔日总是高高在上的战神时云破想不到还有这么一日,而这一切,竟是为了一个凡人女子,实在是可笑至极。”

廖寒轻叹道:“这时云破确是个情种。”

“什么情种?”左火烈不屑道,“不过是个见异思迁的家伙,当年可以为了九公主舍命相救,如今还不是把她忘得一干二净了。”

“也亏得他是个情种,否则本尊也不会如此顺利达成心愿。”魔尊夜魇道,“左使,

你此次立了大功,日后兵权交给你,你近日好好练兵,莫要辜负了本尊对你的期望。”

左火烈喜不自胜,道:“遵命。”

“廖寒,你吩咐下去,今日我要在宫中大摆宴席,好好庆贺一番。”魔尊夜魇笑道。

“是”廖寒道,“属下这就让人去准备。”

破云洞。

空空伸了个懒腰,揉了揉惺忪的双眼,洞外阳光刺眼,看这日头,似是已近午时。

他起身,见石桌上摆着一个锅,走了过去。

空空掀开锅盖一看,里面是已经煮好的小米粥,他回头向鹿梦鱼叫道:“小鱼儿,时云破已经煮好粥了,快起来吃吧。”

“时大哥呢,他去哪了?”鹿梦鱼摸了摸自己隐隐作痛的头。

本章未完,请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进书架 回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