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章 进书架 回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

第二百零三章 应允(1/3)

“小鱼儿。”时云破俯下身子,贴近她的耳边,轻声道,“我不会让你死的。”

鹿梦鱼不知是不是在梦中听到了此话,只见她露出了微笑,头一歪,整个人便要倒了下去。

时云破慌忙接住她,将她一把抱起,轻轻放到床榻上。

他帮她取下手中的酒杯,无意中,却发现在她袖口处露出来的手腕部分,赫然有一个黑斑。

时云破赶紧卷起鹿梦鱼的袖子一看,这黑斑已然不止一个。

这红点已经转为黑斑,再下去便会渐渐溃烂了。

他不能想象,眼前这个如花的姑娘,若是全身溃烂而死……

魔医圣手说过,这毒初期除了满身的红点,不会有太大的感觉,但一旦转为黑斑,便会全身疼痛难忍,若是开始溃烂,更是痛不欲生,生不如死。

该死的,这魔医圣手就是吃饱了撑着,研制什么毒药,活该被逐出药师门!

想到这里,他从未如此厌恶过那个糟老头。

她,这些天来,一直都在强忍着吧。

她掩饰得这么好,便是他也一点都看不出来。

甚至,方才,她还一直在笑。

小鱼儿……

想到这,他心中一阵揪痛。

十多日过去了,那柏岐老儿为何还不回来?

可是,便是他回来,又有何用?

没有药引,他也制不出解药。

再不用解药,便真的来不及了。

“时大哥“鹿梦鱼呓语道,“谢谢你。”

小鱼儿,看着她苍白的脸上的点点红斑,时云破心中最柔软之处似是被利器轻轻划过一般,阵阵刺痛。

他帮她盖好被子,手指轻轻拂过她的脸庞。

忽然,她的眉头紧蹙,紧咬着下唇,手指骤然握紧。

“小鱼儿“

他下意识一手握住她的小手,另一手轻轻抚过她的额头,低声问道:“疼吗?”

她双目紧闭,唇咬得更紧了,唇角渗出血丝,额头冒出细密汗珠,半晌,听得她低低道:“不疼,一点也不疼。”

他的心,顿时像被利刃划过一般,刀刀见血。

便是在睡梦中,她还在掩饰自己的身体上的疼痛,怕身边的人担心。

她还不过是个小丫头。

都怪他,他的心中从未如此懊悔过。

如果不是因为他,又怎么会把一个小丫头牵扯进来。

说起来,还是因为自己的私心,当时就不该听百草仙君的话。

分明已经给她下了忘情咒了,分明不想再与她有什么纠葛了。

若不是后来自己一念之差,又去找了她,也不会让魔尊动了心思,连累了她。

这一切,都是他的错。

如果就这样眼睁睁看着她在他面前如此痛苦的死去,那他还怎么配活在这个世上!

看着她苍白的小脸,他轻轻的用袖子拭去她额头上的细密汗珠,凝视了她许久,许久,一动不动。

不知过了多久,他轻轻放开她的小手,将她的手小心放入被中,站起已有些僵硬的身子,走到空空身旁,俯下身,将空空也抱上床榻,安置好。

这一夜,洞外的月光皎洁。

鹿梦鱼睡梦中时有呓语。

空空却睡得深沉。

而唯有他,一夜未眠。

清晨,当第一缕阳光
本章未完,请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进书架 回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