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章 进书架 回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

第一百六十六章 追悔(1/2)

“小鱼儿”时云破眸子幽深的盯着她。

鹿梦鱼最后环视了下四周,微微一笑,摘下头上繁重的头饰和手上的金手镯,交到柳清音的手上,说道:“阿音,劳烦将这些东西帮我带回去,它们实在太重了。”

“小鱼儿”柳清音见她装作一副若无其事的模样,心中一阵心疼,一时竟不知该如何安慰她。

鹿梦鱼说完,转身离开,向门口走去。

慕云泽赶紧追了上去,叫道:“小鱼儿,你不要走。”

鹿梦鱼身子一滞,并未转身,只淡淡说道:“慕大哥,我想独自走走,请你莫要跟来。”

慕云泽眼眶渐渐湿润,终是停住了脚步。

看着鹿梦鱼渐渐远去的背影,他的心似是被抽空了一般,空洞无依。

身子却似坠入了冰窟一般,冰刺入骨。

心好疼,好疼。

他到底在做什么?

方才,为什么要让洛溪舞当着小鱼儿的面说那么多不堪的话,她一出现,他便知道不会有好事,他早该让人将她赶出去,若是她赖着不走,便让人直接将她拖走。

而他,都干了些什么,袖手旁观也就罢了。

还——,一度怀疑了她。

他,真是该死。

不是,说好了,要守护她的吗?

不是,说不会让她受到一丝伤害吗?

他却让她在自己的婚礼上受此奇耻大辱。

她今日是新娘子,本该是她一生中最快乐的时候。

她今日这么美,美得这般让人眩目。

她走了,是不是再也不会回头了?

她方才——,说——,不怪他。

是什么意思?是真的不怪他,还是——

对他失望了,心死了?

所以,连怪都不怪了吧。

他步履蹒跚的走回前厅,目光灼灼的盯着洛溪舞,半晌,他对身旁的下人道:“把我的匕首拿来。”

众人闻言皆是一惊。

“他这是要做什么?“有人忍不住问道。

下人将匕首递给慕云泽,只见他手拿匕首走近洛溪舞,洛溪舞吃了一惊,不自觉后退了一步,颤声道:“云哥哥,你这是要做什么?”

慕云泽用左手扯起自己的一片衣角,右手的匕首猛的一挥,瞬时,喜服上的那块衣角便被割断。他紧紧握住那片衣角,举到洛溪舞的面前,一字一句,冷冷道:“此前,你做下多少错事,甚至差点害人性命,我都念在昔日的一段情,念在你身世孤苦,命运多舛,不忍过于苛责。如今我才发现,是我错了。你早就不是我幼时所认识的洛溪舞了,更不是当年那个名满京都的洛大小姐。自今日起,你我恩断义绝,再无瓜葛。此生,也不必再见了。”

洛溪舞满脸震惊,她踉跄了一下,半晌,缓缓道:“云哥哥,你真的这般恨我吗?我不过是不想让你受人蒙骗罢了,你为什么就是不懂我的心?那鹿梦鱼真的不是你的良配。”

“她不是,那么你就是了吗?”慕云泽冷若寒霜的眸子扫过她的脸,“小鱼儿是什么样的人,我比你更清楚。而倒是你,此前只怪我一直不曾看清你的为人。“

洛溪舞眼眶霎时泛红,泣声道:“云哥哥,你以前不是这样的。以前不管我做了什么,你都相信我,都会站在我这边的。这次,我的脸都伤成这样了,你还不相信我,这是为什么,到底是为什么?”

“来人啊,送洛姑娘出去。“慕云泽对府中下人道。
本章未完,请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进书架 回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