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章 进书架 回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

第一百六十五章 后怕(1/2)

洛溪舞仔细盯着时云破看了良久,忽然道:“你便是那夜闯入星月楼的那个蒙面黑衣人,我记得你的声音,和你的眼睛。”

“噢?”时云破转向她,冷声道,“既如此,那你应该还记得我那日对你说的话吧。”

上一次,洛溪舞在湫雨轩给秋兰的美容药膳里下了泻药,导致秋兰到湫雨轩大闹了一场,以致一时间湫雨轩名声尽毁。后来时云破查出是洛溪舞从中做的手脚,便在找过秋兰之后,去了她的房间。当时,他让她将自己剩下的泻药尽数取出,当着他的面全部服下,以至于她后来连续腹泻了数日,直至脱水,到最后几乎都下不了床。

此事她一直记恨在心,方才一时没认出时云破,只觉得他声音有些耳熟,现在仔细一看,虽当日他戴着面具,但那双漆黑而深邃的眼眸,还是很有辨识度的,如今又确认了他与鹿梦鱼关系并不一般,难怪他当日会为了湫雨轩出头,原来全是为了鹿梦鱼,这下她便百分百可以确认,那日到星月楼的便是他了。

时云破的话让她心中微微一惊,那日他让她服下泻药后,还对她说了一句话:“日后若是再让我发现,你对湫雨轩和湫雨轩里的人做出什么不利的事来,便不是让你吃泻药这么简单了。我会让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想到那个人教她说的那些话,她心中忽然有了主意。

“你便是那个划伤我脸的恶魔,就是你,一定是鹿梦鱼指使你干的。”洛溪舞眉头一皱,指着时云破,尖声道,“你别以为你每次蒙着面,我便认不出你来了。”

“怎么,现在又要把脏水泼到我身上了。”时云破眼中闪过一丝杀气,盯着她,冷冷道,“你当真以为我不敢对你怎么样吗?”

看到他凌厉的眼神,洛溪舞不觉心中一颤。

“这人看着斯文秀气,没想到却如此狠辣,真是人不可貌相啊。”周边开始有人在窃窃私语。

她环视了下四周的人群。

对,他绝不敢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对她动手。

如果,他敢,那岂不是更证实了,他便是动手划伤她脸的人。

为了鹿梦鱼那个丫头,他也不会这么做。

他不过是在虚张声势罢了。

想到这,她壮了壮胆,道:“当着这么多人的面便敢恐吓我,你还想狡辩吗?”

“洛溪舞,够了!”鹿梦鱼轻轻甩开时云破和慕云泽分别抓住她的手,“我知道你今日来这里的目的,无非是想要阻止我与慕大哥成婚罢了。既如此,那么我便遂了你的意。今日这婚,我不成了!”

“小鱼儿”慕云泽大惊失色道。

“慕大哥,对不起,”鹿梦鱼满脸歉意的对慕云泽道,“如今这一闹,吉时也早已过了。而且,今日看这情形,我俩要将礼行完,怕是已经不可能了。既如此,我也再不想呆在此处,让人肆意诋毁了。”

慕云泽隐隐听出她话中的不满,他有些懊恼,方才就该第一时间让人将洛溪舞赶出去,若非看她容貌被毁,一时动了恻隐之心,不忍让她太过难堪,也不至于如今事情发展到这个地步。

只是这时云破,似乎也是来者不善。

确如小鱼儿所言,有这二人在,这礼今日怕是完不成了。

“今日便到此为止吧,这婚我们不成了。”鹿梦鱼扫视了一下众人道,“洛姑娘方才对我百般污蔑,如今我便是再多做解释,怕也是无用。只不过,清者自清,我小鱼儿自小在清远镇长大,我是什么样的人,各位街坊邻居,心中自有一把称,若信我,我也不必多说,若不信我,我多说亦无益。”

鹿梦鱼说完
本章未完,请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进书架 回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