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章 进书架 回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

第二十七章 再相逢(1/2)

李世民手下猛士显然都是百战之兵,战阵经验无比丰富,眼见有人来袭,他们马上反应过来,迅速戒备,一个个长枪在手,挺举如林,已经过了桥和尚未上桥的将士因为返身不及,则迅速摘下战弓,搭箭认弦。[出来陆南风的名字,陆南风既然蒙面,自然也不想暴露身份。

“杀!”

“杀!”

真的好有默契,只看了杨朔一眼,陆南风就双目一狞,双臂一振一合,一股怒焰就向杨朔猛扑过来,半空中烈焰成形,仿佛恶虎之口,甚而带出了股股腥风的感觉。

杨朔此时就站在桥上,桥下就是河水,水是用之不竭的,当真是有恃无恐,他并不想杀陆南风,心里反而一片欢喜,想借机跟他再切磋一番。

想到这里,杨朔双拳一握,脚下用力一踏,两道水流“轰”的自河中冲天而起,从桥栏左右两侧呼啸而至,蛇一般缠上他的手腕,再汇聚到一起,凝成蓝蒙蒙的一条水龙。

水龙一个盘旋,但如有灵性般朝前一跃,迎向了烈火之虎。

火之虎被水之龙一口吞下肚去,映得那水龙登时红彤彤的,烈焰在透明的龙腹中左冲右突,意图破腹而出。但那水龙昂首向天,盘旋呈升龙之姿,将那烈焰挤压至全身各处,突然收缩,同归与尽。

烈焰被水消灭了,水龙也因烈焰而消失。

水火交融,蒸汽氤氲,桥头仿佛下了一场大雾,二人站在雾中大战,只能影影绰绰时而看到两道虚影在交手,但敌我之间却是一时难辨。

二人竟然不约而同的朝对方动手,而且手段之玄奇,之诡异,更是远非外人能够理解。

水火相克,二人不相上下,一时间打得无比精采,只见滔天浪从桥下升涌,朝雾中淹去,可那迷雾中却不时升起熊熊火光,将水浪全部蒸发,很快,桥头上竟然现出了一条迷离的彩虹,美得令人心颤。

当然,此时留在附近的人谁都没有心情去欣赏彩虹,李世民被手下拦在后面,一排侍卫在前,搭盾为墙,长矛架起,尤其是弓箭手,俱都认弓搭弦,死死地盯着现场,只等那刺客露出身形,就要乱箭齐发。

“不行,我得走!”

打斗中,陆南风察觉到周围杀意凛然,而杨朔身上反而没有杀意,出手威力也越来越小,不像是在跟自己比武,倒是在套招切磋,他怵然一惊,猛然反应过来。

杨朔不想杀自己,甚至想要放自己走,但是那些侍卫们则不一样。

陆南风对自己的本事非常自信,但自信并不等于自负,否则何必蒙面偷袭,直接强杀不就完了?

他有自知之明,以他的手段,若是正面对上军阵,就算自己手段强绝,最终能杀死李世民,可自己的下场恐怕也不会太好看,九成九会被军阵所杀,顶多算是同归于尽。

特别是现在有杨朔在场,李世民有他护佑,自己明显已不能成功了。

此念一起,陆南风顿生去意。

趁着杨朔水龙被蒸发,再次唤水之际,陆南风猛地大喝一声:“恕不奉陪了!”

一句话撂下,他纵身一跃,就从那桥上跃到了桥下小船上,船舷一沉,他又已腾空而起,借着小船一沉一浮之力跳得更高,远远落在岸上。

这时箭羽追踪而至,锐啸生风,但他几个起伏,就已冲入河道一侧的密林中,逃得无影无踪。

杨朔站在桥头,茫然看向陆南风逃走方向,慢慢地吁了口气,心里隐隐生出追上去一探究竟的想法。

但紧接着,他又把念头强自按下。

就算追上去了,又能如何?

杀了陆南风?

他不想杀,也杀不了。

问问陆南风为何要杀李世民?

杨朔觉得这个问题毫无意义,以陆南风的脾气,
本章未完,请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进书架 回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