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章 进书架 回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

第二十六章 刺秦(1/2)

洛阳城外大军云集,旌旗招展,十万大军虽然分散各地部署,但所谓包围自然不可能放松了城门,从远处看去,密集的营帐密密麻麻,无边无际。{白了就是反贼,很多士兵要么是强拉来的民夫壮丁,要么就是原本啸聚山林的盗匪,甚至还有些是从各地监牢里放出来的罪犯恶棍。

尽管此时李唐已经有了改天换日气象,但实际上,每个领兵出征的大将,心里都在暗暗打鼓,特别是到了夜里,更是如履薄冰,不敢有一丝一毫的懈怠疏忽。

李建成自然也清楚自家的形势,也不敢在夜里弄出大动静来,他在自家大帐里发了通火,又简单商议了一阵如何寻找传国玉玺,大家说来说去,最后商量出来的还是那个字——等。

现在这种情况,再着急也没用,只有等萧后现踪,然后出手抢夺一条路。

当然,光是等待李建成自然不会放心,见众人商量不出办法来,他只能连连下令,一边派人出去四处寻找萧后的影踪,同时又遣人回长安探听详细消息。

眼看着天色渐暗,李建成也不敢多耽搁,见众人都吃饱喝足了,马上挥散了众人,让大家先去休息,其它的明日再议。

李建成对陆南风和李淳风非常优待,但毕竟是在军中,不可能给他们准备单独的居所,于是很自然的,他们师兄弟二人就被安排同另外两名近卫挤住在一间帐篷里。

至于为何是跟近卫住在一起,二人都没问,事实也没必要去问——无非防人之心罢了。

回到营帐后,李淳风朝陆南风打了个招呼,往榻上一倒,几息过后就打起了轻鼾。

陆南风面无表情的看了他一眼,找了张床榻盘膝而坐,一边修炼,一边在心里考虑之前封若云对他说的话,心里暗暗做着打算。

……

晨风清冷,朝阳初升。

山上悠然走下两名道人,前面一人年至中年,仙风道骨,颌下一缕清须随风荡漾,脸上几乎时刻都挂着一副高深莫测的微笑。

另一人则是风华正茂,看起来十六七岁的少年,他唇红肤白,眉清目秀,若非头顶长发被理成了道髻,胸口也平如面板,否则必会被人认做女子。

只是他好像闲不住似的,一对清澈纯净的眸子异常灵活,左看右看,就是不看路。

而且他光看还不够,一路行来,只要眼前出现任何活物,他都要上前逗弄一番,不时有松鼠、野兔、落鸟一类的小动物被他惊得四处逃窜,搞得平静的山径小路两旁,一阵鸡飞狗跳。

这二人自然是袁天罡和杨朔师徒了。

说起来,这对师徒也挺有意思,一路从山上下来,二人之间竟然连一次交谈都没有。

袁天罡是要保持自己的高人架子,保持自己的神秘感,所以吐字如金,能不说话就不说话。而杨朔不说话的原因就简单了,没有共同语言。

相处了这么久,杨朔也差不多看透了自己这位师父的底子了,除了有点算卦的本事外,就只剩下装模作样了。

二人就这么沉默着一路前行,差不多半个时辰过去,视线里出现了一座宽阔得足以几辆马车并行的石桥。

此处距洛阳城已经不远了,当初隋帝杨广修洛阳东都,曾在此大兴土木,所以进出城池的要道自然不会寒酸。

桥上有商旅行客来来往往,虽然正值战乱,此间倒也热闹。..

洛阳大战,周围百姓们能逃的几乎都已经逃走了,但仍有一些人或是滞留不去,或是从远方而来。

这种情况看似奇怪,其实也很正常,人心向利,就算是打仗,只要是有利可图,自然有人会愿意冒险。

只是毕竟不是太平时节,尽管有人愿意冒险来往洛阳,可一个个脸上都绷着,做买卖的不敢大声吆喝,路过的行人也脚步仓促,让
本章未完,请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进书架 回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