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章 进书架 回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

第17章 活死人(1/2)

按照宋锦的说法,这位‘活死人’是樊时峰的妻子,因为某种原因造成了“死亡”,或许是植物人,有人用特殊的办法又让她活了过来,这个人很可能是樊时峰自已,至少他是知情的。

不然的话,他早就报警了,毕竟没人约束着他的自由。可是,这种“复活”显然并不是真的复活,所以樊时锋才饱受恐惧的折磨。而且这种复活,是以吸食活人精气为代价的,只是不知道樊时峰本人是否清楚这一点。

“老板……”阿蜘看到他进来,还有闲暇喊了一声。看来,她对付这个“活死人”还没尽全力,很可能是在等候老板进一步的指示。

“你先拖住她,我去看看另外那个人。”陈皓做出了指示,径直走向客厅背后的卧室,按下把手后发现房门反锁着,他就很有礼貌地敲了敲门:“大叔,你在里面吗?麻烦开下门,我是来帮助你的。”

屋内没有半点回应。

收回手掌,这次他没有客气,抬腿一脚就踢开了房门。

樊时峰不知何时已经昏倒在地上,他身上的灵能变得微弱无比,就像一束即将消散的小火苗。

陈皓扶着樊时峰走出了房间,将他放在墙角的沙发上。

‘活死人’看到樊时锋,眼珠子开始不停地转动,鼻子里发出‘扑哧扑哧’的声音,口中的声调也变了异样,似远似近,却凶狠异常:“杀了你们!杀了你们!”

‘活死人’凶猛的朝着阿蜘攻击过来,每一次的攻击都要消耗它身体内的能量。她本是一个肤色微微苍白的女人,模样却因此开始一点点的变化。

陈皓抬起头就看到女人苍白的肌肤开始一点点的龟裂,能清晰看见里面的血肉和骨头,那鲜血顺着裂开的口子缓缓地流淌下来,布满了她整张脸蛋,滴落在干净整洁的灰色家居服上。那血液就如同被闷泡很久一般,散发出一股腥臭。

不仅如此,她那柔顺的长发也在一撮一撮的掉落,不到一分钟时间就只剩下几根。她的眼珠子不停地转动着,攻击阿蜘的动作没有丝毫停歇。

我靠!

陈皓看到这种诡异的场面恨不得戳瞎自己的双眼,怎么会变成这副模样,快点还我刚才那个标致得体的活死人!

陈皓……一个传统意义的伏魔道士,一个西方意义上的驱魔人,一个现代意义上的变异体警察,居然很恶心这种逼真的特效一般的恶心场面,他鸡皮疙瘩都起来了。

看来用不着自己出手了,以阿蜘的能力,要解决掉这个‘活死人’只是时间问题。陈皓心安理得地想,他可不想自已身上或者双截棍上溅上那种腥臭的液体。

樊时峰慢慢的睁开了双眼,他觉得自己的四肢酸软无力。耳边正传来激烈的打斗声,映入眼帘的一幕让他一下子惊讶的瞪大了眼睛。

陈皓很有礼貌地自我介绍道:“大叔,我们又见面了。”

樊时峰看到了那如同鬼魅一般的女人,颤抖着声音:“那……那东西是什么?”

“你不认识吗?”陈皓撇了撇嘴,嗤笑着介绍:“那就是你老婆啊,这么快就不认识了?”

老婆?

樊时峰吓得一屁股从沙发上滑坐到地上,惊恐的盯着那个怪物,那怪物怎么可能是他老婆?

陈皓叹了口气,看反应,樊时锋果然是制造活死人的参与者,人死如灯灭,既已死亡,再用其他方法将她强行留在人间,留下的会是什么东西呢?

‘活死人’几乎不用阿蜘进行多么猛烈的攻击,因为缺少灵能的补充,她身上的皮肉剥落,已是白骨森然可见。

阿蜘不想再耽搁时间,修长的双腿狠狠地踢在了对方的肚皮上,‘活死人’摔了出去,成了骨架的手臂跟着掉落下来。

“活死人”愤恨地瞪大了双眼,眼珠子仿佛要爆裂
本章未完,请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进书架 回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