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章 进书架 回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

第96章(1/3)

第九十六章

云肖看到小爸,什么都没来及想,反射性地立即就要甩乐晗的手。但是两个人都是那种细瘦指头,乐晗跟他十指交叉指根卡着握得又紧,一下根本没甩掉。

“快放开。”云肖着急地低声催他,“不演了,松手。”

“哦哦。”乐晗反应过来赶紧松了手,马上意识到师兄是在怕台阶下那个男人误会。再想到刚才自己说的话,他倒是心里一慌,完了,自己本来是想帮忙的,现在别是帮了个倒忙。

白岸洲一身西装乌云罩顶立在那儿,却是连看都不看云肖一眼,一直盯着乐晗。然后他在一片寂静里越过裴铃,单手插袋地大步走了上来。乐晗被盯得有点怕怕,赶紧往边上挪了一大步,离师兄远一点,为时已晚地想证明清白。这一时半刻的安静,静得云肖能听到小爸皮鞋踩在细雪上的声音。

“白总,真是没想到,我们这么快就又见面了。”林维正先出了声,朝白岸洲伸出了手,直视对方的眼睛。言语客气,神情却冰冷。看这个情形,白岸洲和云肖的关系定不是一般二般了。

白岸洲抽出西裤口袋里的那只手将情敌的手握住,面无表情地寒暄,“幸会,林总可真是好兴致啊。”白岸洲目光转向他手里的一大捧艳红的玫瑰。

林维正笑了一下,暗中用力收回手,“彼此彼此,不知道白总这么晚了到这里来又是有何贵干?”

白岸洲冷脸看向站在一边一直盯着自己的哭包子,把手抬起来手指微微地弯了弯做了的一个过来的动作。云肖像终于得到主人垂青的小狗一样,乖乖靠过来,自己把后脖子稳稳地熨帖到小爸手心里。

这一幕,看得林维正脸上客气的笑终于消失殆尽。

“我来接人。”白岸洲用冰凉的手捏紧了云肖的小细脖子,把云肖冰了一个哆嗦。

小爸手这样冷,连大衣都没穿,肯定是直接就从车里出来的,也不知站了多久,肯定是把刚才乐晗的话全听了去了。

“乐晗刚才和我就是闹着玩的,他其实……”云肖语速飞快地小声想解释。还没说完,就被小爸一句低沉短促的“闭嘴”禁了声。

当着人面,特别是当着一直受自己照顾的小师弟的面被这么对待,云肖挺委屈也很没面子,脸上一阵热,默默地垂了眼睛不做声了。

林维正见自己喜欢的人已经如此乖顺还要被这样训斥,心里很憋气。脸色整个黑了。

“那我们就不打扰林总了,先走一步。”白岸洲敷衍至极,说完,一把将云肖揽到怀里来,手臂从后面横过云肖的后背肩头,把人整个搂紧了转身就走。回家再跟哭包子算账。

白岸洲黑面煞神一样,裴铃自然是站在一边不会出声的。乐晗看白岸洲气场这么凶巴巴地担心云肖,追在后面刚叫了一声“师兄”就被裴铃给拽住了,让他不知道情况别添乱。

“云肖!”

“林维正!”

林维正刚朗声叫了一句,白岸洲立马侧身一个凌厉的眼神,连声音里都带上了忍耐的警告意味。这一个一个的还没完了。

两个男人的声音裹夹了暗夜的细雪在冷风中对峙。毕竟是合作伙伴,项目的利益牵扯动辄上亿,直接翻脸就不太好了吧。

“云肖,有任何事情都可以随时打电话给我。”林维正站在台阶上,倒提着那一束玫瑰,目光紧盯在云肖一直垂着的脸上。

“谢谢林总裁的好意。不过我的人就不劳烦林总惦记了。”

“那就请白总一定要将人看好了。”

“自然,林总操心。”

“好。”林维正还从来没这么憋屈过,心里鼓了一团火无处发。云肖的完全没有反应让他挫败,林维正呼出一口长气:“云肖,咱们明年人鱼剧的庆功宴上见。”


本章未完,请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进书架 回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