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章 进书架 回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

第六十四章(1/2)

第六十四章

晴空定妆,云肖在摄影棚里见着了剧组的其他几位主要演员。骆继延和楼讯都是认识的,女主角也是个新出道的年轻女演员,一笑脸上左右两边就是两个酒窝,绑了两个大长辫子以后,显得特别学生气。师兄陆里虽然和云肖他们年纪都差不多,但是因为长了一张比较成熟的脸而最终没能得到角色。

云肖留了好几个月没敢动的头发终于有了新造型。柔软的刘海一直盖到眉上,一低头阴影便和浓密的睫毛重合到了一起,略带忧郁气质的侧面,笑时微微弯起嘴角,于生是一个看起来温柔安静内里又十分倔强的男孩子。

一切就绪,开机发布会以后,电影很快在c城的十二中开拍。李树华不管拍的什么电影,第一场都是吻戏,这在业内已经传为佳话,说这是导演的恶趣味也罢,说是巧合也好,反正晴空也没能例外。

这是云肖第一次“触电”,晴空这部片子里的小演员,几乎全是生手。这是李树华故意为之,要的就是那种生涩自然。

正式开拍之前,李树华给每个人讲戏讲了很长时间,包括他的每个镜头想要表达的意图。对于这部电影,李树华有很强的企图心。他的电影几乎都是一部文艺片接着一部商业片。拍商业片是想赚钱,拍文艺片是想拿奖。如此插花着轮换才能良性循环。既不耽误赚钱又能兼顾艺术。

剧组公告栏的主要角色名上写着:

于生:云肖;佟安豪:骆继延;吴晓雯:安婷;张飞华:楼讯……张还老师:段宸。

云肖看到段宸的名字的时候是已经要开拍第一场了。早前那个位置一直是空着的。段宸应该是临时补上来的,看导演李树华的面子来客串一下的。

第一场,第一次,偷吻,开拍。

有些燥热的午后,于生吃完饭趴在床上,窗外蝉声扰人,他迷迷糊糊地要睡没睡,

房门响了一下,佟安豪穿着短袖制服进来了。看到于生睡了,他脚下一顿,脚步变成轻缓,慢慢走到床边。

于生感觉到有呼吸喷到了自己脸上,越来越近,似乎有些急促起来,但是停住了,没有再更近一步。脸颊上被这细小的热风吹得痒痒的,痒得于生蹙起眉头,他半睡半醒地想肯定是佟安豪这个猪,又想来夹他鼻子把他憋醒。

没有手指夹住鼻子,只有嘴唇上一点温热而柔软的触碰,于生毫无预警地猛一下睁开眼,看到来不及撤走的佟安豪眼睛里的一点惊慌,他的嘴唇还贴在他的唇上,若有似无的一点距离最是暧昧。

卡!导演叫停。

戏里于生的脸是要羞恼地腾一下变红的,实际上云肖完全不用化妆,正式开拍之前这段排了好几遍,每次骆季言到最后都是将碰未碰地悬在他嘴巴上方,他的脸早就已经开始发烫了。导演喊卡以后,他的脸已经红得要自己用手捂住找冷水降温。现场工作人员就不说了,连一向不苟言笑的李树华都笑了。

一上来就跟男生接吻,这种戏对于云肖这样可以对同性产生好感的零来说委实是心理上的一种挑战。何况骆继延是个名符其实的帅哥。

这第一场戏加上排练一共六遍,过了以后还要补拍佟安豪的脸部特写,云肖脸上红晕还没下去呢,骆继延又贴上来了,借位的关系,已经不需要有实质性的接触。温热的呼吸喷在自己脸上,云肖看他一眼,发现骆继延也正在看自己,连忙把眼神移开了。

下午有一场张还老师的戏,中饭以后,段宸的保姆车出现在了片场楼下。整个剧组一时都有些骚动了。年轻的演员们都蠢蠢欲动地想找段影帝合影。

段宸主动和云肖打招呼,让云肖没想到的是骆继延和他看上去倒是十分熟稔的模样。两个在聊骆继延的一个叔叔,段宸前天刚到医院去探过病。

下午拍的是于生刚转学的戏
本章未完,请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进书架 回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