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章 进书架 回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

第44章 恋人之间(1/3)

“走吧。我送你回去。”李有文低声说。

“嗯。”云肖笑着点头。

李有文见云肖只说不动,拉了一下他的胳膊。

“我等小爸走了再走。”云肖说。

“你怎么了?”李有文听他声音有点不对劲,绕到他前面来。

“没事啊。”云肖抬头看他,眼圈里头都有点红了,还竭力装成无事人的样子,用力抿紧了嘴唇。

“走吧。”李有文心里不是滋味,伸手拉他。云肖躲过去,不肯走,要看着小爸走了才走。那边白岸洲已经坐进驾驶座,车子发动起步。

李有文转头对着空气猛得呼出一口气,心里也有了气。他怎么能不气,气自己为什么不早一步行动,结果现在就算心疼也是什么都不能说。他转回来一伸手用力攥住了云肖的手腕子,拉着人就往车门去。云肖没防备,被他这一下拽了一个大趔趄,差点跌倒。

白岸洲坐在车里从倒车镜里都看到了,云肖自己把自己绊了一下,撞到李有文身上。哭包子不知道犯了什么倔劲,就是不肯跟有文走,扭着手跟他挣。车已经开到出口的转弯处了,白岸洲忽然一脚刹车下去把车踩停了。

向清嘴角含笑看着窗外,姐弟两个在在后视镜对视。

“清清吃药的时间要错过了。”白孝岚作势抬了一下手,露出腕上的钻表,看了一眼时间。她在催他快点走。

“我让有文过来开。”白岸洲说完,推开门下了车,“肖肖今天拍戏受了委屈,我先送他回家。清清,回去要按时吃药。”

“好。”向清转过头来,对着白岸洲温柔一笑。

白孝岚看着弟弟迈开大步走了,哎了一声:“现在连拿你的病说事都没有用了。”

“看来他是真的喜欢那个云肖。”向清苦笑,她的抑郁症其实早就好了。说吃药是个幌子。两年前倒真的是病得比较严重。那时候白岸洲一直陪在她身边。可惜,那时候她心里装着别人。

哎,人总是在错过了之后才能分得清到底哪个才是好的。可是,白岸洲已经不再是那个小她一岁眼里永远只有她的大男孩了。也许,早已经就不是了。只是她还在感觉良好地自以为是。

白孝岚:“他还是怜惜你的。岸洲是个重情的人。否则今晚也不会由着你把他叫来。”

向清:“华姨要是再提我和岸洲的事,你就把我流过孩子的事情告诉她。”

白岸洲眼看着到了而立之年了,包坤华早就急着要给儿子操办终身大事了。白岸洲年轻的时候玩命追向清的事是所有人都知道的,即使后来向清出国,白岸洲也是三五不时地出国去看她。留学的时候,不管是公司需要还是为了向清,反正白岸洲去的是英国。现下向清回来了,包坤华又打她的主意是再正常不过了。但是如果知道向清为别人流过孩子那情形肯定就不一样了。

“这么快就要放弃了?”

“是我配不上他了。”

“你呀,就是自己作。不听老人言,当初我那么劝,你不撞南墙不回头。”

“行啦,你别说了。”

向清别开脸,伸手握住了白孝岚的手。女人遇上感情总要傻上一回,被狠狠伤过一次,才能坚不可摧牢不可破,变得聪明起来。

“我是不希望他跟个男人搅合在一起。岸洲是个长情的人,我怕他时间久了……”白孝岚说到这,忽然停住了。后视镜里,她看到自己弟弟搂住了那个在闹别扭的云肖,不知道说了什么,然后他亲了上去。

白岸洲本意是要跟李有文换车开的,但是云肖又不是他肚子里蛔虫,哪里能猜到。白岸洲远远见两个人拉拉扯扯的,快走过来直接牵了云肖的手要上车,云肖照样不干,挣着不走。

“听话!”白岸洲低声训他。


本章未完,请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进书架 回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