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章 进书架 回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

第一百一十九章(1/3)

第一百一十九章

云肖抡椅子的动作都还没做完,身后忽然就冲出来一个人,他根本没使多大劲却一下子就把云肖撞得栽到了地上。

屋子里本身就暗,加上云肖从一进来就完全被陆里吸引了注意力,以至于何必从窗帘后面钻出来的时候云肖才意识到身后一直还藏了个人。

云肖栽到地上,立即就吐了,一阵阵抑制不住的狂呕,四肢微微抽搐,脖子爆筋,胆汁几乎都要从肚子里呕出来。云肖心慌地意识到刚才多少肯定是扎进去一些了。而何必将人撞倒以后看都没看,直接就冲陆里去了,对着沙发上的人就开始了疯狂的拳打脚踢,把人提起来照着肚子踹到地上,一边踹一边骂:“你他妈的想弄死他是不是?啊?想害我,想得美,妈的我今天先弄死你这个贱人。”

对于云肖这种对毒品耐受几乎为零的人来说,陆里那一管子四号扎下去是极其危险的举动。何必之前两次给云肖准备的都是微小剂量的可以让人兴奋的“冰”,他的计划是惯用的手段,先接触然后慢慢把目标带进圈子里来,心瘾和圈子瘾才是令人沉沦的最致命□□。酒吧那次云肖毫无防备把酒喝了,ktv那次云肖没喝。

陆里这会儿是不想活了,之前云肖借给他的十万,除了还各处的毒债,剩下的钱他一个月里除了出去拿货就是窝在床上,毫无节制地吸了一个月,他原来的想法是没了钱没了何贱人免费供货,那他就必须得戒了,他很清楚吸毒的下场只有死路一条,他是想逼着自己戒。一个月他暴瘦了二十多斤。可是因为毫无节制毒瘾猛涨,他自己也意识到干戒会很痛苦很危险,钱花完的时候他已经改变了最初的想法,毒瘾戒还是要戒的,但是还是要做好万全的准备才行,于是他轻易地说服自己又给云肖打了电话。

可是云肖明明说好了借钱的,却在他煎熬着等了那么久以后临时变卦跑来了s城,害他割肉以示决心制定的戒毒计划顷刻成了泡影,要重新振作的信念不堪一击空中楼阁般轰然崩坍,心瘾疯狂反噬,他无法忍受万蚁钻心的痛苦最后只能狗一样又回头去求了何贱人。

陆里恨云肖,妒忌云肖,同时又感激云肖愿意帮他,所以他之前数次深觉对不起云肖。他此时神智已经有些混乱,对于自己忽然感到了绝望,他要跟何贱人同归于尽。

陆里被揍得抱着头一动不动地死人一样蜷在了墙角里。

何必打得自己累到气喘吁吁,正要起身看看云肖这会怎么个状况了,猛然被一茶杯照后脑勺咔嚓就砸下来了。茶杯应声碎成几瓣,云肖的手和何必的脑袋也顿时都见了血。

何必叫了一声,扑回陆里身上。云肖这一下,基本就是用了全力的,因为他此时已经是四肢发软浑身打颤了。但是刚才还缩成一团装死的陆里却忽然活过来一样,立即翻身两手掐住了何必的脖子。

陆里发癫一样狠狠地把人往死里掐,何必疯狂挣扎,竟然撼不动陆里分毫,两个人此时就跟动物世界里鳄鱼咬住了前来河边喝水的野猪的脖子似的情形,眼看着何必脸色变紫,马上就要断气了。

云肖扶着椅子又呕了一大滩,别说隔夜饭,胆汁绝对吐出来了,从食道到嘴里整个都是苦的。握了剩下的那只茶杯,云肖又爬回去,照着还在殊死搏斗的陆里脑门上给他来了一下子。在有毒品在场的情况下,真要是死了人,那事情可就大条了。

世界终于安静了。

云肖脑袋发晕地扶着床尾趴着,四肢酸软,浑身发烫,身体前所未有的困倦,整个人软得就像躺在大海上一样的感觉。伸手好像能够到天花板,张嘴好像能把整个楼吃了。手机从口袋里掏出来根本就拿不住直接掉了。云肖栽回地上,十几下才把手机划开。

“睡醒了?嗯?”白岸洲的声音一贯的低沉,可是后面一个鼻音却带了无比的亲昵宠溺。
本章未完,请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进书架 回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