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章 进书架 回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

第一百一十二章(1/3)

第一百一十二章

“谁?”云肖略有些紧张地开口,喝了太多酒嗓子都是哑的了。

门开了,透过走廊里的夜灯可以看见站在门口的是个身材高大的男人。门厅里的红外感应灯亮起来之前,云肖已经跑过去一把将人抱住,他无论如何没有想到进门的会是小爸,下午那会小爸都挂他电话了。

“吓我一跳,还以为是姓林的呢。”云肖哑着嗓子说:“我想死你了,你想不想我啊?”抬头看着小爸云肖由衷地笑了,搂了脖子凑上去就亲。

他这是还醉着呢,面对小爸没了顾忌心里想什么就说什么了。林维正之前霸王硬请是有前科的,又一直暗里动作不断,就连昨晚上的颁奖典礼赞助商都有优达的名字,是以刚才门开的瞬间云肖脑袋瓜子里有一瞬间确实闪过了林维正这几个字,毕竟s城是林的大本营。

“你这是喝了多少?”反应过来他说的是谁,白岸洲脸色一沉,捧着云肖还泛热的脸给人使劲按回去了,“嘴里全是酒腥味。”

云肖今天实在喝得多,来锦江酒店的路上还差点吐在了车里,这会睡了能有个把小时,可想而知那嘴里绝不会是香味。

没一句好听的,还被嫌弃,云肖发热的脑袋顿时冷下来,凉飕飕的。

尿意突然奔涌出来,云肖闷了一下,不吭声地拂开脸上的手,急忙转身去找洗手间。总统套房的主次卫生间全连在卧室里头,云肖会客室、健身房、桑拿室几个门口挨个绕了一遍也没找着卫生间。

“找什么?”白岸洲按开客厅的灯,走进来脱下大衣扔在沙发上,看云肖没头苍蝇一样在客厅里乱转。他话没问完,云肖已经急急忙忙转进左手边的总统夫人房里去了,也不开灯,但是很快传来隐约的水声,这下看来是找着了。

白岸洲站在客厅的沙发旁等了一会,云肖没出来,卧室里也一直没亮灯。他喊了一声,云肖没理。白岸洲啧了一声,跟进去,走到洗手间门口,看到云肖站在幽暗的洗手间里对着大镜子正在刷牙。

卧房里全铺的地毯,走路也没动静的,看到白岸洲忽然进来,云肖赶紧把脸往里面转,转得太急了,还在洗脸台上撞了一下。

贴近了,白岸洲才发现云肖气息不稳。

“哭什么?”白岸洲从后面把人用力勒进怀里,立即后悔刚才说的话了,这么久没见了,他不该因为一个外人和醉酒的云肖置气。云肖今天的行程他都了如指掌,明知道他和姓林的没有任何接触的。

“要你管?”云肖一开口,委屈的哭腔就漏出来了,“我不要你抱着。”云肖用劲挣了两下,说完咚一声把牙刷摔进了洗脸池里。

白岸洲叹息一声,脸贴下来,摩挲着云肖还在发烫的脸,低声道歉。小爸来哄,云肖更是委屈,借着酒劲要发疯。云肖拿胳膊往后用力顶他,不要他抱,可是怎么也挣不动,忽然他大声嚷了一句:“你不爱我了。”以前早上睡醒了,没刷牙小爸都是直接就亲他的,现在却不愿意了。

“胡说八道。”白岸洲探头作势就要亲他嘴,云肖吓得赶紧把脸偏开。刚才都被嫌弃了,现在一嘴的牙膏沫子自然是更不能亲了。

握住下巴把人用力扳过来,白岸洲对着云肖满嘴的牙膏沫子就亲了下去,舌头也丝毫不嫌弃地伸进去乱搅一气。

好久不见,白岸洲对云肖甚为想念。真不愧是他的小哭包,刚见面就又哭唧唧的了。

亲了好久云肖才伸胳膊搂紧小爸的脖子给予回应。

“是我不好。”白岸洲温言软语,摸到遥控开了灯,接水给云肖漱口,又抽过毛巾给云肖擦嘴。云肖呼吸紊乱,脸更热了,一手还搂住小爸的腰,一手抓着毛巾使劲擦了擦脸,小爸亲得太狠了,牙膏沫子都亲一脸。

“别气了。”白岸洲摸摸云肖的脸,人是
本章未完,请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进书架 回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