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章 进书架 回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

第105章(1/3)

第一百〇五章

乐晗根本还没反应过来呢,直接就被谭伟升给拖出去了。

白岸洲毫无预兆地出现自然是让云肖又惊又喜,“你怎么来了?”

“出差路过。”

云肖的笑脸一滞,哦了一声,这才发现小爸神色不善,不单单是脸色,他整个人看起来都很疲惫,“什么时候的航班?”

白岸洲犹豫了一下才道:“凌晨一点。”

白岸洲站着,云肖趴那仰着脸,说完这句两个人就这么大眼瞪小眼,白岸洲还是冷冷的,云肖脸上却慢慢笑出了一朵大花。他知道了,小爸担心他,是专门绕过来看他的。这么紧的时间,不从c城直接飞,绕到s城来,又是这个点,不可能是因为这边有什么公事要处理,小爸就是为了他来的。

事实也确实如此,白岸洲看到云肖那张手背都是血的照片的时候真是被唬了一大跳,为了过来看一眼,他不辞辛苦兜圈子飞过来。算算,他最多能在云肖这呆一个小时,然后还要去赶凌晨的航班。本来晚上十一点就能到新加坡的,现在他要明天早上六点才能到,觉只能在飞机上睡了。

云肖胳膊伸得长长的,用伤手去够小爸。白岸洲擒住他的手脖子,小心掀了伤口上的敷贴就看到了虎口上的几针,缝针处因为擦了碘伏此时伤口黑乎乎的,针脚周围还有点青肿没消下去,看得白岸洲一颗心整个都揪起来。

“缝了几针?”

“三针。我看针脚挺整齐的,医生也说了不会留什么疤的。”留疤也没事,在虎口上看不见也没什么妨碍。

伤在虎口这个位置,本身医用敷贴就不好贴,白岸洲又掀了两下,敷贴就粘不住了。好在裴铃买了好多个,白岸洲重新撕了一个仔细给云肖换上贴好。

看完了手,又看腰,白岸洲还没按两下,云肖就疼地叫起来了,直嚷着让他轻点。

“你这样还上什么节目,回去养伤。”白岸洲眉头紧皱,不过这会气是顺了一点了,明白了之前为什么和乐晗两个人在房间里他叫成那样了。

云肖撅了撅嘴,不敢正面回话,过了一会才道:“过两天要是真好不了那我就是想勉强也勉强不了啊。”

见小爸没有再进一步坚持云肖松了口气,反手去抓腰上的手,拉着人让他躺到自己身边来。白岸洲给他又轻轻揉了一会才脱了鞋,从云肖身上翻过来,仰面躺下,闭上眼有些疲惫地叹了一口气。他忙了一天,一直到现在才歇着,这会确实是累了。

云肖千辛万苦地翻了个身,躺到小爸的臂弯里,十指紧握地捉住了小爸的手,“你眯一会儿,时间到了我喊你。”

“嗯。”白岸洲应了一声,说的仍是之前的话题,“不许勉强。”

“哦。”云肖嘴上答应地乖,心里想的却是签唱会一定不能因为腰伤耽误了。今天下午饮水思源乐队的几位老师已经都到了,现场音响也已经运到,还有那些早就买好了票翘首以待的粉丝们,云肖怎么可以让他们失望。

“还有。”白岸洲声音严肃,“不许露肉,乱脱衣服成何体统?”

那不是因为腰疼要按摩吗?云肖只是腹诽,知道小爸忌讳这些,不想在这上面和他多做辩解。

见小爸累得眼袋明显,云肖贴心地用指腹给他捏鼻根按摩眼眶。白岸洲放松地轻叹一声。

“你老不回我消息。”

“太忙了。”

“借口,你再这样我要生气了。”

白岸洲不应,只是把怀里的人用力紧了紧。

十一点过十分,眼看着时间要不够用了,等急了的金助理在外面敲门了。白岸洲睡了能有半个多小时,起身去浴室洗了把脸,出来也没有喊醒云肖,把床上的人脑袋扶正,伤手摆好,走了。

云肖睡到半夜
本章未完,请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进书架 回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