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页 进书架 回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

第六十五章 千钧一发(2/4)

去!”

李观鱼无奈,只好向地宫走去。

此时的地宫十分安静,巨大的机器静静地矗立在那儿,不是巨大的管道,就是巨大的齿轮,散发着蒸气朋克特有的气氛。

李观鱼进来本是装装样子,正想转悠一圈就再出去,谁料一回头,恰见孟托东张西望地走进来,李观鱼无奈,只好做出检修的样子往前走,希望蒙混过关,再悄悄绕出去。

李观鱼走着走着,便到了那处巨型汲水装置下,看到泰勒藏匿金属零件的那块石板,李观鱼不禁心中一动,他一直没弄清楚,泰勒在那儿藏些零件儿干什么,下意识地上前,打开一看,却愕然发现,底边居然是空的。

“已经取走了?”

李观鱼敲了敲脑壳,无意间一抬头,忽然发现连向青龙兽首的管道似乎有些问题。

这个地方是他亲手雕刻的,再是熟悉不过,若换一个人,绝对不会察觉那里有异,但一点细微的差异,也瞒不过他的眼睛。

李观鱼回头看看,孟托已不知去向,连忙一纵身,攀着那钢铁的管道爬上去,探头向那通向青龙兽首的管道中一敲,顿时吓出一身冷汗。

那些零件零碎着摆放时,他看不出是什么,此时拼装起来,赫然就是一把火枪,李观鱼在大内可是见过侍卫们持着火枪巡弋的。

“这是要刺杀皇帝啊!”

没有人蠢到跑到皇宫里刺杀外人,在这里设机关,只能是刺杀皇帝。

李观鱼眯着眼,顺那管道出口望去,管道出口在龙口内,那一线洞天处,对着的赫然是一张明黄色的御椅,那是乾隆皇帝观赏大水法的座位。

从这孔眼中,李观鱼甚至看到了乌兰图娅,她就坐在策棱大将军旁边。而刚刚立下战功不久的策棱,做为天子近臣,就坐在御座旁边。

再也不敢多想,午时就要到了,李观鱼连忙攀住石壁,试图将火枪从龙首铜像中抠出来。奈何当时雕琢这里的时候,每一寸一毫都是按着尺寸而来,火枪严丝合缝镶嵌在里面,扳机处还连接着一个机械的扳倒装置,连接到大水法的计时系统上,很难取得下来。

李观鱼这才恍然大悟,怪不得泰勒对内里做工要求比外面还要严谨,原来黄天霸并没有怀疑错,那洋鬼子竟真的藏了谋杀大清皇帝的心思!说不定曾经那些巫法诅咒也和他有关……

李观鱼撬不动那柄火枪,就用力的推搡,眼看那嵌卡住的火枪渐渐有些松动,身后却突然传来一声带着异国腔调的厉喝:“住手!你干什么!”

李观鱼扭头一看,大喝者正是设计机关的洋人泰勒。原来郡王弘皙放心不下,派了四名侍卫和泰勒在地宫中守着,万一机器出了什么意外或者火枪不灵光,也好及时排除故障。可却没想到他们刚一回地宫,就看到李观鱼正拭图拆下火枪。

“把他拿下!”

泰勒一声大叫,四个侍卫拔刀出鞘,就向李观鱼冲去。

“好你个洋鬼子!吃我们,用我们,大把的银子赚着,竟然连我们的皇帝也敢算计!真是后脊梁长疮肚脐眼流脓,坏透了!”

李观鱼纵身跃下基座,避开两口钢刀,同四名王府侍卫站在一起。

自打入宫以来,李观鱼一直藏武不用,泰勒自然对他很是轻蔑,可没想到甫一出手,李观鱼便一脚踢在其中一名侍卫的手腕上,侍卫手中刀脱手飞出,射向半空,李观鱼纵身接住,哈哈一声笑,立即刀光霍霍,向几名侍卫反扑过去。

虽说他从小痞怠,好歹在严父要求之下,武功并不含糊,这几名王府侍卫并不是他对手,李观鱼一连磕开两口刀,一刀便向
本章未完,请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页 进书架 回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