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章 进书架 回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

第五十九章 入坑(1/3)

“呀——你好坏,吓到人家啦!”

少女水眸波光流转,脸颊粉嫩地像颗水蜜桃,她嗔怪地撅着红艳艳的小嘴,话是埋怨,行动上却没有拒绝,反而伸出双臂主动揽住泰勒的脖颈。她身上穿着一件水粉色对襟长袍,袖子宽宽大大,一抬手竟是露出整条白嫩嫩的玉臂。

指头嫩似莲塘藕,腰肢弱比章台柳。

软玉温香抱在怀中,泰勒喉结上下滚动,只觉得这女人就好像一团烈火,将他这根干柴彻彻底底燃烧起来。

再也无法控制体内急速流窜的洪流,泰勒一把扣住少女的后脑,直接将双唇对准少女红艳的小嘴压了上去。她口中的芬芳甜美是泰勒从未品尝过的,原本是应该浅尝辄止,可他竟然忍不住想要索取更多。

在少女也同时伸出软舌回应之时,泰特喉间不自觉发出一声低吟,竟开始动手解开少女衣服上的扣子。

他的吻越发炙热,沿着少女被吻到红肿的双唇一路亲到小巧的下巴,又沿着下巴吸吮着纤长的脖颈。她身上的扣子已经被解开到腰间,除了外面的这件对襟长袍,里面只穿了个红肚兜。

泰勒呼吸急促,将少女被解开的衣服退到肩膀处,又急不可耐地朝着肚兜下的丰盈吻上去,双手更加没有闲着想要扯开肚兜。

“泰勒啊——”

似乎太过意乱情迷,泰勒丝毫没有听见外面的脚步声,等房门被人推开,这府上主人的声音也同时传来的时候,泰特吓的立刻推开早已衣衫凌乱的少女,慌慌张张站起身。

“怜儿?你、你、你……你们在做什么?”

“王爷!怜儿是来给您送羹汤的呀!这洋人却拉着怜儿说怜儿像是仙女一样美丽!之后就……之后就……”衣衫不整的少女跪在弘皙面前哭得泣不成声。

“你这个不知死活的洋奴才!仗着本王宠信,竟是敢连本王的即将册封的侧福晋都敢侮辱!来人!将这狗东西给本王捆起来!”弘皙大怒,完全不听泰勒任何解释。

四个守卫冲进来,将泰勒像是捆猪一样五花大绑了起来。

“王爷啊——我是冤枉的!是您的侧福晋刻意勾引,我才会……”泰勒跪在地上,早已吓的六神无主,急急忙忙就要撇清自己。

不成想这话却是让弘皙更加恼羞成怒,一脚踹在泰勒肩膀上,直接将他踹翻在地,“怜儿即刻将成为本王的侧福晋,如何会看上你这么个胡作非为的狗东西!还是说你觉得本王堂堂得多罗理郡王竟不如你一个卑劣的洋奴才?”

“我……我我我不是那个意思!王爷!您听我解释!事情真不是您想的那样!”

泰勒还想狡辩,弘皙却已经完全不想再听下去,命人写了一纸诉状,上面将泰勒是如何强行侮辱多罗理郡王侧福晋的过程,描述的清清楚楚。写完之后,守卫紧紧抓着泰勒被捆在身后的手,硬是逼着他在上面画押认罪。

拿着这一纸诉状,弘皙脸上闪过一丝快意,看着上面记录的文字,他冷冷笑道:“泰勒啊泰勒,怪就怪在你太辜负本王的信任!咱这就去宗人府梁大人那里让他来断断你这**之罪!倘若坐实你侮辱本王侧福晋,便是即刻将你千刀万剐了也不足以泄本王之愤!”

宗人府……那是什么地方?那可是专门审理皇亲国戚相关案件的地方,他一个外国人若是去了那种地方,可就是生不如死了!

越想越害怕,泰勒已经吓得鼻涕一把泪一把,他跪着蹭到了弘皙身前,哀怨地嚎哭着,“王爷不要啊!不要送我去宗人府!是我的错!都是我的认错!要打要罚都随您的便!千万不要将我送去见官!求您了!您府上的大水法还没有修建完毕,要是没有
本章未完,请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进书架 回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