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章 进书架 回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

第五十五章 纷至沓来(1/2)

“哎呦喂!你这个没长眼睛的奴才!往哪儿撞呢!”

小甜果像碰瓷一样,状似无意走到李观鱼身后,人家往后一退,她直接倒在了地上。

今日多罗理郡王来视察,李观鱼理所当然遵守了和监工之前的约定,去搬石块,压根没注意到身后什么时候站了一名妙龄少女。等那叫骂的声音传来,他下意识伸手去扶,却看见一张熟悉的脸,“雅利……”

少女疯狂对她眨眼,李观鱼连忙噤住声,装出一副很惶恐的样子,“对不住对不住,我真没看见身后还有个人!”

“狗奴才!这是宫里来的雅利奇郡主!若是磕着碰着了,你有几个脑袋能赔得起!”随同而来的是王府总管,搀扶起倒在地上的雅利奇,直接朝着李观鱼踹去。

“走开!本郡主要亲自教训这蠢奴才!你,给本郡主过来!”小甜果狠狠推开王府总管,一副蛮横骄纵的模样,指了指李观鱼便气呼呼地转身离开。

李观鱼十分惶恐,还是被总管踢了一脚,“还不快去!”

他这才顶着一众同情目光,随着那少女离开。当然,迪哥儿认出来是雅利奇郡主之后便一点儿都不担心了……

“皇天不负苦心人,总算让本郡主给找到了!喏,这是乌兰图雅姐姐让我交给你的信。还有这个,她怕你伤势未愈,又带了些药。”一来到没有人的地方,小甜果连忙将乌兰图雅拜托给她的全部东西交到李观鱼手上。

“她……怎么样?有没有好好吃饭?好好睡觉?禁闭解除了吗?”

“放心好了,这不是有本郡主呢嘛!倒是你,黑瘦黑瘦的,都快认不出来了!”

李观鱼整日在工地摸爬滚打,身上又脏又臭,小甜果皱着眉,似乎很嫌弃的样子。

李观鱼低头看了看自己,又看了看衣着华贵的小甜果,忽然想起弘皎来的那日。这两天他想了很多很多,或许有些事便真坚持到最后,也无法得到结果吧……

“雅利奇郡主,小人想拜托您件事。如今小人这一出宫,也不知道还有没有机会再见到乌兰图雅郡主……让她……忘了我吧,或许对彼此都好……”

“喂李观鱼!你还有没有良心啊?知不知道乌兰图雅姐姐为了让我来寻你,一直苦苦哀求!她吃了那么多苦,就换来一个‘忘记你’?难不成你是怕了?想逃跑了?”

“我没有怕!只是……”

“本郡主才不管你只是什么,这话我不会转告乌兰图雅姐姐!要说你自己去说,我怕她真会把自己活活饿死!李观鱼,本郡主警告你,若是敢对不起乌兰图雅姐姐,我第一个饶不了你!哼,你好自为之!”说完,雅利奇气鼓鼓地离开。

李观鱼捏着手中似乎有千斤重的信纸,心里既是苦涩又有甜蜜,更多的则是茫然……

夜,已经深了。

粘竿处地牢里一盏昏黄油灯若隐若现跳跃着火花,混着干涸血渍与污泥的墙面,倒映出一位老者疲惫的身影。

黄天霸打了个哈欠,揉了揉熬到通红地双眼,继续审阅粘竿拜唐暗中调查的资料,以及诸多犯人审讯的卷宗,企图从中寻找更有价值的突破口。

巫法诅咒一事的幕后凶手,已经有了些许眉目,然而这比一无所获更让他头疼。虽然从那些巫法图文中可以推断此人应是皇族中人,却万万没想到最可疑的目标竟然落在他的身上——多罗理郡王,爱新觉罗?弘皙。

皇祖康熙爷在世最疼爱的皇长孙,即便太子胤礽二度被废,也丝毫不影响弘皙在皇祖心中的地位。彼时还曾有传言,他才是最应名正言顺继承大统的真龙天子。

然弘皙
本章未完,请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进书架 回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