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章 进书架 回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

第三十六章 含经堂(1/2)

“李观鱼,这可是萨满教的巫蛊之术,意味着什么我想你应该很清楚,帝王一怒,血流飘橹,,你方才所说真没有掺假?”

乌兰图雅就是个十几岁的小姑娘,有时候傲慢骄纵,有时候天真可爱,何时露出此刻这般严肃认真的神情?

李观鱼也越发正色起来,“我李观鱼敢用项上人头做保证!前几日去含经堂本想多干点活,心里就不那么难受了,谁知道发现龙纹石柱异常,里面的文字我是看不懂,但因为有皇上的大名便记在心中。之后夜探含经堂也告诉你了,那两人对话我才十分肯定是对皇上不好的东西。“

“当真是太可恨!是谁这么恶毒?你写的这一段可是萨满教中最残酷的咒语!不行,我得去告诉皇上!”说着,乌兰图雅便急匆匆站起身,然而不知想到什么,她又重新坐了回去,“李观鱼,你带我去看看!今晚就去!”

李观鱼本想拒绝,可又一斟酌便重重点头,“好,不过你答应我不可以冲动,这事还需从长计议。”

“行行行。”乌兰图雅想也没想便答应,冲不冲动先别提,她一定要亲自证实一下才可以……

……

黑沉沉的夜仿佛被泼上了重重浓墨,阴沉的连点星光都没有。大雪卷着呼啸寒风,漫无边际地肆意飞舞,刮在人的脸上,打的生疼。

“你是傻子吗?穿的这样少?冻坏了怎么办?快回去穿厚一点!”

李观鱼蹑手蹑脚徘徊在冬暖阁外,看着迎面走来的女子十分无语。

她竟是连个大氅都没有披!还是白日里的那一袭白衣。

“本郡主身子骨硬朗着呢!一点儿都不冷!快走吧!”

从监狱里被小甜果放出来,乌兰图雅心里一直挂念着这件事,哪还有心思换衣服?也是这才发现自己还是那身单薄的衣裳。

她嘴硬地说着,一阵寒风刮过,却不由自主打了个寒颤。

“就知道逞能!”李观鱼拿乌兰图雅一点办法都没有,见她冻得直打哆嗦,想也不想便将自己身上的大袄脱下来披在她的身上。

带着温热体温的夹袄罩在身上,乌兰图雅嘴上不说,心里却甜丝丝的。

早已熟悉了地形的李观鱼,带着乌兰图雅躲过一波又一波巡查守卫,两人一路东躲西藏来到含经堂宫外已经是一个时辰之后。

拉着她冰凉的小手,李观鱼有点心疼,“是……是不是很冷?就说……就说让你多穿点的!”

嘴里埋怨,心里疼惜,手却不住地帮她拉紧灰色夹袄,而他自己只着单衣的身体早就冻得僵硬,牙齿也不住打颤。

“这夹袄你穿吧,我一点儿都不冷了!真的!”

乌兰图雅也是很心疼李观鱼,说着就要将夹袄脱下来,却被李观鱼制止,“前面就是含经堂,咱加快脚步!”

“嗯!”

脚步越发急迫,到了含经堂将紧闭的宫门开启一条缝隙,两人依次钻了进去。

因为这里白日有人照看,火炉也是刚熄灭没多久还算温暖,一进来就不觉得那么冷了。

李观鱼活动活动僵硬的身体,在乌兰图雅惊诧的目光中,将早已准备好的工具对准左边龙纹石柱下方的西北角,凿开条裂缝,又沿着裂缝撬开一个小口,里面密密麻麻的图文便呈现出一角。

因为上一次那人已经将破损的地方砌死,所以这一个小角凿出来也用了很大功夫。既不能让人看出异常,又得将那个地方打开,很费心思。

李观鱼额角渗出细密汗珠,乌兰图雅一直专注地看着他,只觉得这样粗鄙的活儿在他手上都觉
本章未完,请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进书架 回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