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章 进书架 回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

第二十八章 难免情伤(1/2)

镂空的雕花窗桕,折射着点点细碎阳光,映在窗边那盆盛开的水仙花上。

一室芬芳,一室暖阳。

李观鱼身下是一床铺着厚厚皮毛的软塌,身前一张乌木方桌,精致的纹路处处雅致。一把古琴立在角落,满屋子都是那么清新闲适。

这……便是女子的闺阁吗?

虽然努力让自己做到目不斜视,然而他如果不四下打量更加无法面对那道炙热目光。

“咳……郡主的伤虽然已经包扎完毕,但小的毕竟是个粗人,您还是让太医来看看吧,耽搁了恐怕不好。那……那什么,我先走了啊。”

李观鱼站起身,尽管那软塌如此温暖,若不是少女霸道命令他万万不会挨着半分。如此说完,他逃也似地准备离开。

“你给我站住!”

乌兰图雅简直要被气死了。那木头疙瘩从一进门就像桩子一样杵着不动,包扎个伤口更是笨手笨脚,三番四次将她弄疼。

她难道不知道额头的伤对自己来说意味着什么?她难道就喜欢自己变丑?还不是为了能多留他一会儿!

他可倒好!就像身陷龙潭虎穴一般,只想着赶快离开!

“郡主还有何事吩咐?”李观鱼立在原地,却不敢再转身。

那宽厚的脊背似是可以承载一切,哪怕是她那无以寄托的一片相思。

然而,这男人却只想逃!

鼻头酸酸的,眼眶红红的,乌兰图雅警告自己不许哭,眼泪却很不争气,“你……讨厌我了吗?”

她的声音哽咽,李观鱼听在耳中心头又是一紧,然而他却依然没有转身,“郡主说笑了,您便似九天玄女,小人乃一介草民怎有资格讨厌。”

“那你为何总躲着我!口口声声说来冬暖阁是为了见我,如今人就在你面前,为何看都不看一眼?还是……还是你嫌我变丑了?”

“郡主……”李观鱼哭笑不得,这小郡主还真是傻的可爱。

罢了,她也就是个小孩子嘛,自己如她就是一件新鲜小玩意儿,越是得不到便越发想要,随了她的心便会渐渐厌烦吧。

一想到她或许会讨厌自己,或许会对自己像对方才那几名太监似地嫌弃,李观鱼心里竟无辜生出一股子酸意,连他自己都不知道是为何。

不过李观鱼心里也是再清楚不过,他们二人云泥之差,小郡主显然被他撩拨的动了情,如果不及时打住后患无穷……

他是来寻找祖传之宝的,这样的金凤凰最好不要继续招惹!

“郡主莫要再说傻话,您是小人见过最美丽的女子,仙女恐怕也便如此。”

这话说得乌兰图雅一阵欢喜,然而他接下来的一句却让她犹如置身冰窟。

“可,仙女原本就应该属于天上,牛郎织女……只是传说。”

他已经表达的再明显不过。

这是在拒绝她啊!毫不留情地拒绝!

乌兰图雅可是额驸超勇亲王策棱的女儿,堂堂的库伦郡主,从小到大被人捧在手心里,连当今皇上对她都是宠爱有加,身边追求的男子更是数之不尽,何时遇到过这种冷漠对待?

想起前几次他拼死只为了见自己一面,如今却和她说什么牛郎织女只是传说?简直就是她乌兰图雅听到过最好笑的笑话!

屈辱的感觉油然而生,乌兰图雅用力抹去脸上的泪水,扬着一张倔强小脸来到那立住不动的男人身前,傲娇地道:“区区一名小小石匠,不要以为本郡主对你多了几分笑容便负地矜才!你于本郡主来说就和那猫儿一样!
本章未完,请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进书架 回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