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章 进书架 回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

第二十五章 情不知所起(1/3)

人与人之间的感情,是一件很奇妙的事。

一见钟情是它,日久生情也是它。

有些人,从看到的第一眼,就认定了对方将是他一生一世的伴侣,从而展开永不放弃的追求。也有人,朝夕相处,一直没有发现他命中的她,其实就在他身边,总要兜兜转转一番,才能蓦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

还有人,则充分演绎着不是冤家不聚头的古老传说,从互相看不顺眼,直到突然发现,不知何时,自已心中已经装满了他。但最多的,却是那种自然而然、水到渠成的情感。

对乌兰图娅来说,她的情感历程大概就是这样的,至少,到目前为止,依旧是这样的。然而对李观鱼来说呢,虽然他之前曾经三番五次冒着生命危险潜来看她,但真的见了她之后,却从来没有什么亲热的举动,甚至一句亲热的话。这让乌兰图娅很失望。

北方的冬天,来得异常突然。似乎,秋意刚刚涌现,雪花就迫不及待地飘下来了。

这几天,李观鱼没到接秀山房来,近冬了,万木萧萧,花匠还有什么好整理的呢?他又不是在暖房里做工的花匠。

乌兰图娅没有籍故再去匠作营找李观鱼,人的情感有时就是这样的古怪。彼此没有关系的时候,她去的大大方方,哪怕没有任何理由。现在她有充分的理由,却怯于出现在那个地方。

初冬时节,人很容易变得渴睡,尤其是有一个热炕头。不要以为宫里面供暖就如何的先进,不要说是接秀山房,就算是皇宫大内,皇后娘娘的居处,你走进门去,也会让你大跌眼镜。

因为一进门儿,右手边就是一个灶台。

没错,皇后娘娘的寝宫,也得烧火取暖,而这灶台,也不可能设在外面或更远的地方。不过北方皇家建筑,充份考虑到了冬天,它是有暖墙的,这样可以保证室内充分供暖,而不至于只有炕是热的,弄得你躺在炕上,底下一面几乎要烫熟了,上面一面,鼻子尖还是冰凉的。

至于说在屋里架几个火盆,那也是有的,在特别冷的时候,用以补充火炕、火墙供暖之不足,如果单靠几口火盆发散出的热量,根本保证不了北方冬季酷寒天气的取暖。

正是晌午时光,乌兰图娅就偎在炕头儿上,跟一只懒洋洋的猫儿似的。其实,她已经醒了,只是身子有些慵懒,不想起来,就托着腮,懒洋洋地瘫在炕上,看着一只同样懒洋洋的波斯猫儿,眼睛半睁半闭地趴在她面前。

几天不见,头一两天还好,现在她真有些想念李观鱼了。懒洋洋的提不起精神,未尝不与此有关系。

窗边放着一盆水仙,室内温暖如春,水仙生得正好。少女的心事就如那窗边的水仙花,悠悠长长,清爽芬芳。她怀念着李观鱼的模样,翩翩风流,他的眼睛像星星,他的鼻子挺拔,还有他薄薄的嘴唇,他低低的声线,他有一点坏坏的微笑。

想着想着抱着枕头的乌兰图娅就轻轻微笑了起来,但笑意很快就变成了恼意……

“那个傻子,到现在都没说过喜欢我!”

忽然间,恼意便上了心头,乌兰图娅把抱枕懒洋洋地丢到一边,但那猫儿依旧懒洋洋地趴在那儿,丝毫没有受了惊吓。

记得那日刻意想刺激他一下,这小子都无动于衷呢!

乌兰图娅咬了咬嘴唇,委屈地想:“明明是他先追我的呀,我这儿为他动了心,为什么他反而怯了呢?”

记得那一日,也就是李观鱼回到匠作营的头一天,弘皎籍故来看她,这个时节,万物凋零,也就是一行枫树,算是景致,再就是湛蓝天空中的朵朵洁白无暇的云了。

那一天,天
本章未完,请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进书架 回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