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章 进书架 回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

第十七章 再邂逅(1/2)

隔着湖水,听得不是十分真切,但还是能够听得清楚,李观鱼细细听来,那些孩子们的声音里,其中有一位声音非常熟悉,正是先前同他说过话的大阿哥!

似乎是一群小皇子小阿哥们刚练完布库来这边玩耍,奈何这些在桥上奔跑玩闹,没有离开的意思,李观鱼却是气息渐渐不足,肺都快要憋炸了。

李观鱼情急之下,虽不敢直接冒头,却是顾不得摇动那些荷叶,贴着湖底向莲荷丛中游去。前方突然开阔起来,而且有许多的锦鲤自四面八方涌来,争先恐后地汇聚在一起,李观鱼游在其间,它们也不怕,这圆明园的鱼儿哪有人吃,它们想来也是习惯了如此,所以根本不惧有人。

金色的、橙色的、银白的、黑色的,花色的,各色锦鲤花里胡哨地汇聚成一团,游扬逐浪,将此处水面搅动得混乱不已。滑溜溜的鲤鱼们纷纷贴着湖里的不速之客,李观鱼半睁开眼正对上一只锦鲤无辜的大眼睛,吓了他一跳,这还真是李观鱼观鱼了!

实在憋不住了,李观鱼急忙摆动双腿,挤在那一条条锦鲤当中向上游去。

“哗!”

脑袋探出水面,猛地深吸一口气……

“咳!”

李观鱼刚一张嘴,就警醒地赶紧闭上,一时间脸庞憋的通红,一双突出的眼珠子都快要掉了出来。

原来,他只一张嘴,就是一把腥腥咸咸的鱼食洒进了他的嘴里。

难怪这么多的锦鲤蜂拥而至,李观鱼还以为老天帮忙,来帮他遮掩水下的身体,原来是有人在喂鱼。

他怒突着双眼,看着那站在曲桥上喂鱼的人,

曲桥上喂鱼的人同样形地张着嘴巴,瞪着一双大大的眼睛,惊讶地看着他。

乌兰……图娅?

乌兰图娅手握鱼食一脸怔愕地看着他……

李观鱼也愣住了,怎么……又遇见她了?

也对!她是那些皇室子弟的的布库师父,那些阿哥们在,她当然也该在。

李观鱼的怔愕只持续了片刻,就憋不住了,不过这是掉脑袋的时候,是绝不能咳嗽出来的,李观鱼赶紧一头扎进水里,先是一咳,接着水就灌进来,咕咚咚地喝了几大口湖水,倒是把卡在嗓子眼儿里的鱼食顺了下去。

“就让你们歇息一会儿,看你们这欢儿撒的,别掉水里头。得嘞,看你们练得辛苦,今儿放你们半天假,去园子里玩吧!”

乌兰图娅一声令下,那些小阿哥们欢呼一声,立即似出了笼的鸟儿,雀跃地向岸上跑去。

乌兰图娅眼看那些小阿哥们跑远,赶紧扶栏探身,向水中叫道:“好啦,没事啦,快出来!”

李观鱼从两片荷叶间探出脑袋,呼呼地喘着粗气,双腿摆荡,向前游出几尺,一把抱住了曲桥的桥柱。

“你怎么在这里?”

“我……我……”

李观鱼讷讷半晌,实在想不出一个理由。

乌兰图娅看他拙舌讷言的模样,忽然颊上一红,微显忸怩:“你……你胆子也真大,真不要命啦,居然跑到这儿来看我,混在锦鲤里边,亏你想得出。”

“啊?要不要这么自恋啊,你是很好看,可你再好看,也变不成我盘子里的菜,我疯了才冒着掉脑袋的风险来看你。”

李观鱼想着,忽地想到了上回蒙骗她的话语,难怪她会误会,把我当花痴了呀?

李观鱼将计就计,马上做含情脉脉状,柔声道:“伤心桥下春波绿,曾是惊鸿照影来。尾生抱住而死,非是为信,而是为情,观鱼今日冒死而来,实在
本章未完,请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进书架 回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