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章 进书架 回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

第十四章 中秋月(1/2)

日复一日,时光逝水而去,李观鱼一直耐心地寻找着机会。

这天收工回了园子,李观鱼正站在院子里当头冲一盆凉水澡,听着林子里那盛夏扰人入睡的蝉声时,迪哥儿和阿飞兴高采烈地跑了过来。

“听说了嘛,过几日宫里要在同乐园为中秋赏月办婵娟宴,听说有数不清的宫娥舞女将笙歌载舞!能看到诗文中所说的‘东风夜放花千树’的景象呢!”

爱拽这酸不拉几的诗的当然是秀才迪哥儿,他眉飞色舞地描述道,“此景只应天上有,岂知身在妙高峰哪!”

“听说还有金发碧眼的胡人,还有肚皮会抖啊抖的女的!”

阿飞清减了不少,肚子上的肥肉却还是颇有分量,抖起来估计和那胡姬比起来有过之而无不及。

冗长的一段日子里,李观鱼都在卖力干活,他们都快忘记了李观鱼是来找宝贝的,大家都像这沉寂了的蝉一样变得兴致缺缺了起来,正需要有什么刺激神经。

不过,他们只能臆想一下,这种盛会,他们当然没资格参加。

令李观鱼兴奋的是接下来的一句话:“因此,那一天要放假的,咱们可以离开园子,好好放松一下了。”

“有一天假?”李观鱼灵光一闪,急切地追问道,“是大宴会吗?皇亲国戚达官贵族什么的都会去吗?”

阿飞眯着眼睛乐呵呵道:“对呀,所以给咱们放假了。不然,咱们在这儿叮叮当当的,多煞风景。”

“真是天助我也~”李观鱼大喜,手一动,盆一倾,当头泼下凉水,迪哥儿和阿飞赶忙闪开,以防被打湿了衣裳。

迪哥儿率先听明白了李观鱼话里未尽之意:“对了,我怎么把正事儿给忘了?”他迅速靠拢来,贴着李观鱼,小声地询问:“你有什么打算?”

李观鱼得意一笑,招招手示意他俩靠近,三人交头接耳窃窃私语,而后相视点头。三个人从光屁股一起长大的,情同兄弟,李观鱼如此秘密也未瞒着他们,而他们也是把李观鱼的事儿当成了自己的事

……

日子如绣娘手上的针线翻飞,转眼到了中秋佳节夜。

秋意渐渐深了,夏虫没了声响,在黄了的梧桐叶里与凝红的枫叶里,总能听到啾啾的秋虫零零星星地响起。

偶有几只萤虫摇曳着夏日残存的火光撞错了路飞进了园子里,在如此的疏星朗月照耀下,也显得黯然失色了。

更别说这地上的灯火通明,此时若能从紫禁城高处望下去,可见家家都点了灯,繁华灯火路,尘世如潮人如水。

而整个紫禁城最为繁华之处,要数同乐园了。只见园内衣香鬓影,花团锦簇,一派龙飞凤舞,歌舞升平之景。随处可见的灯笼散发着暖光,静静映着湖面,亮得堪比这十五的月光。

身份越是尊贵的座席越靠近皇上的御座,不少外宫的侍卫、太监或是贴着墙根探出脑袋看,或是爬上了园外的树,远远眺望着,时而砸吧着嘴巴评价舞女的身姿,实际上也是看不清的。但这种时候,图个乐呵就好。

园中气氛渐入佳境,传来了一阵阵的喝彩声和鼓掌声,大家伙们也痴迷地盯着,有的已经打起了牌,是西洋那边传过来的玩法。总之,此时的同乐园,园里园外,丹桂飘香,莺歌燕舞,一派气氛好不热闹。

众人之中,只有乌兰图娅凝望着明月,神情有些落寞。

“哎!那个死人,搅得人家心慌意乱的,他就拍拍屁股走人了。不过,说起来也怪不得他,他一个小小石匠,怎么有机会见我,就算见了,又能如何?天壤之别……就算他混到了‘样式雷’那样显赫的地位
本章未完,请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进书架 回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