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章 进书架 回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

第十章 路痴的贼(1/2)

乌兰图娅?

嗯~名字也挺好听的……

李观鱼心中甚慰,倏然反应过来,来人竟是一位郡王爷?

先前裴公公不是说因为施工声嘈杂,皇亲贵室们最近不常来圆明园吗?

李观鱼尚在疑惑,被唤作郡王的人对乌兰图娅宠溺地笑道:“哎,说过多少次了,你不用同本王拘礼,本王就愿意听你叫我弘皎~”

男人飘荡的尾音,恶心得李观鱼浑身一哆嗦,抖落一地鸡皮疙瘩。

那王爷来得风风火火,早将方才的一幕全然瞧在了眼里,甜腻的话音刚落,立即对郡主殷勤关切道:“是不是那个贱民欺负你了?切莫弄脏了你的手,本王去替你教训他!”

王爷将大辫子朝脖子上一盘,气冲冲地朝李观鱼而来。

李观鱼见他衣袍前后、还有肩上,各纹了一团五爪行龙,又是一个惹不得的人。

今儿不是黄道吉日,不宜出门啊!

李观鱼心中叫苦,被小美人揍他认了,要是平白无故再被糙汉子揍一顿,那实在太悲惨了。李观鱼尚未想到如何应对时,乌兰图娅一把拉住弘皎,蹙眉道:“既是贱民,又何必脏了郡王的手。”

嗯,对,说得很对。李观鱼在心中附和道,千万别让他来脏了手。

“这不是有人惹你生气了,我帮你责打嘛。”

乌兰图娅瞟了李观鱼一眼,道:“还不快滚!”

李观鱼恭声道:“谢郡主开恩。”话音未落就脚下生风,可惜,刚一迈步,就被揪住了。不是衣领,不是衣袖,是腿,就凭这方位,李观鱼低头一看,不出所料,果然是那位呆萌的大阿哥。

大阿哥扬着那副惹人怜的包子小脸,十分神秘地朝他招招手。李观鱼附耳过去,大阿哥悄悄道:“她是额驸硕超勇亲王策棱的女儿固伦公主。”

什么什么?头衔有点多,实在太绕口,李观鱼只听了个什么亲王的女儿,多半是那个郡主的身份。

“你同我说这个做什么?”

“很凶的!”

大阿哥认真的解释,大有广而告之的架势,很好!这位大阿哥特有八卦精神。李观鱼先走为敬,立即拔腿,不料一时没关注,后边居然吵了起来。

弘皎气愤地道:“乌兰图娅,我对你这么好,你为什么就是对我代答不理的,你嫌我只是个有名无权的闲散郡王是不是?”

乌兰图娅语气冷淡:“郡王,你想多了,乌兰图娅喜不喜欢一个人,看的可不是他的身份,要不然,你我两家倒正般配,你说是不是?”

弘皎气愤地道:“你爹大权在握,比我这有名无实的郡王实不可同日而语,你当然看不上我了。不是看重我的身份?没错,你看重的还是我有没有权柄。我告诉你,别瞧不起人,总有一天……”

话说到这儿,突地戛然而止,弘皎忽然闭口。

“总有一天……怎么样?”

乌兰图娅疑惑地看向弘皎,弘皎干笑两声,有些慌张:“也没甚么,那个该死的贱民,还不走,竟敢偷听本王与郡主谈话!”

弘皎向竖着耳朵的李观鱼一指,乌兰图娅转眸望来,就见李观鱼跟一只受了惊的兔子似的,跑得飞开。乌兰图娅忍不住噗哧一声笑了出来,这个小子,还蛮有趣的!

……

得了乌兰图娅的“特赦令”,李观鱼胆子大起来,借口迷路,一路问询着回了西北隅的园子,此时已经到了饭点,阿飞和迪哥儿唯恐李观鱼出事,饭都没顾上吃,正在园子口东张西望,见他回来,一颗心才揣回了肚子。<
本章未完,请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进书架 回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