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章 进书架 回目录    存书签 下一章

78.调查

秦宁在听到少东家的话,总结到了几点。

第一:只有两把钥匙,一把在余伯手中,一把在少东家的手中。

第二:仓库很少有人去,平时拿高粱的是一个叫六子的长工。

第三:余伯生病请假在家。

想要一个仓库里那么多的高粱,不惊动任何人,就不翼而飞了,肯定会选择月黑风高的晚上作案,而且后院离前院有很大一段距离,一路上她跟着少东家至少走了三四分钟。

又要不惊扰酒坊的人,必须是几个人合作完成,不然一个小贼是搞不定那么多的高粱的,而且还要是熟人作案,只有熟人才足够了解太白酒坊高粱的存放位置,还要知道酒坊所有人的作息,当然也不能排除仇人作案的可能。

秦宁挑眉,“少东家,不知道酒坊有没有和人结仇?”

少东家摇摇头,“我们太白酒坊从来不与人结怨的,老东家可是一个大善人,人人敬仰,所以不会是仇人作案。”

秦宁清亮的眸子,定定的看着他:“你确定吗?”

少东家脸上一闪而过的不自然神情,还是被秦宁敏感的捕捉到了。

“秦小姐,真的没有仇人。”

秦宁意味深长的看了他一眼,“奥”了一声,就不在说话。

开始认真的打量着面前的仓库,这个仓库很大,足有两三百个平方那么大,看墙上的痕迹可以看出,这仓库里原来存了很多的高粱,但是现在这个仓库干干净净,没有任何东西。

在看仓库上的门锁,没有被破坏的痕迹,很显然这贼人有钥匙,是用钥匙打开的门锁。

“我能见见仓管余伯和长工六子吗?”秦宁柔软的声音问道。

少东家点点头,对秦宁的长相看久了,也能淡定的回答了:“请你随我来,六子现在在前院大厅,余伯因为还在生病,还在家中疗养,等下我带你过去余伯家。”

秦宁总觉得这个少东家,有什么事情瞒着自己。

想到前世看过的这种侦探游戏,要某种特定条件或事件,才能让说出实情,她也就释然了。

跟着他来到了前院大厅,秦宁就注意到,一个长得有些瘦弱的男人,穿着棕色的工作服,正蹲在大厅的角落,低着头的脸上,都是自责的神情。

整个大厅里都是穿着同款棕色工作服的男人,对着角落里的瘦弱男人指指点点。

“我觉得这次高粱丢失跟六子肯定有关系,你看他贼眉鼠眼的样子,指不定内心多坏……”

“我告诉你们奥,这几天晚上起夜,经常看到他鬼鬼祟祟的出门,不知道去干什么……”

“吃里扒外的东西,要不是老东家看他可怜,把他留在酒坊,不知道他能不能活下去……”

“……”

秦宁听着这些七嘴八舌的话,无奈的在心中叹口气,不管在什么时候,所有人在不明真相的时候,就知道人云亦云,不顾当事人的感受。

少东家看差不多了,赶紧呵斥道,“不好好干活,都在这里干什么呢?”

众人听到少东家的话,一哄而散。

“能找你了解下情况吗?”

秦宁长长的头发梳成了两个马尾,清亮的眼眸看着六子,温柔的开口询问。

那瘦弱的男人抬起头,看着眼前的秦宁,仿佛觉得看到天使一般。

“可以的。”
本章已完成!
上一章 进书架 回目录    存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