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章 进书架 回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

第七十四章 观月楼(1/2)

鹿梦鱼笑道:“我昨日见罗二哥偷偷往酒窖里藏酒,方才想起,便偷偷去酒窖顺了出来。”

“既是别人的酒,我们私自拿来不太好吧。”时云破迟疑道。

“无妨,罗二哥的身子本就不能多饮酒,还总是劝不听,我将酒偷出来,其实是在帮他。”鹿梦鱼笑道。

“就是,不用管那罗光透。”空空嬉笑道,“不过想到罗光透发现酒不见的样子,一定很好笑。”

那罗光透一向视酒如命,不过因为他时常饮酒过度,导致数次胃心痛,大夫称他因长期饮酒,已伤及心胃,故而严禁他再饮酒。可是他还是贼心不死,回回看到有好酒,还是会心痒难忍买回来,私藏在酒窖里。他自以为藏得隐秘,实则慕云泽和鹿梦鱼早知他的藏匿之处。

“那,好吧。”时云破道,“我们现在便带你去观月楼。”

“观月楼离这里甚远,我们要如何去?”鹿梦鱼话还没说完,便只见时云破已轻轻揽过她的腰,在她耳边轻声道,“你若害怕便闭眼。”说完,便带着她飞了起来。

鹿梦鱼闭着眼,只觉耳边风声阵阵,虽已是初夏时分,夜里还是有些凉,她不自觉的缩了缩脖子。此时,她突然感觉腰上一紧,时云破似乎将她搂得更紧了些,另一只手,将他身上的披风往她身上拢了拢,将她的身子一起罩在那披风之下。

“好了,观月楼到了,可以睁眼了。”时云破低声道。

鹿梦鱼睁开眼,看清自己所站的位置时,吓了一跳。

“这是观月楼?”鹿梦鱼问道。

“这是观月楼的屋顶。”时云破道,“这里视野比较好。”

空空也跟了过来,说道:“你也不等等我,飞那么快。”

时云破瞧了他一眼,淡声道:“你最近是吃胖了吧,飞得这么慢。”

“空空你也会飞了?”鹿梦鱼有些吃惊道。她原以为,空空要修炼到时云破的那样的道行,怕是还要十几年。

“那是当然,我可是——”空空还没说完,便见时云破瞪了他一眼,他赶紧转换话题道,“我可是天赋异禀。”

“坐吧。”时云破指了指脚下。

空空拉着鹿梦鱼坐下,说道:“这里是全清远镇最高的楼,在这里赏月再好不过了。”

果然,站在高处所看到的风景的确大为不同,视野极为开阔,放眼望去,清远镇里星星点点的橘色灯光,连成一片,竟似天上的星河般璀璨。

此刻,皓月当空,那轮玉盘般的明月悬挂于暗黑夜空,如水的月光,笼罩着整个清远镇。与方才街中的喧闹不同,这里看上去似是另一番天地,静谧而祥和。

一阵微风袭来,鹿梦鱼轻轻闭上双目,浓密细长的羽睫微微翘起,微风轻轻拂过她的脸庞,墨般长发随风飘起,青色衣裙亦轻轻摆动,此刻的她似天仙下凡一般。

时云破看着她,一时有些发怔。

鹿梦鱼深深吸了一口气,站在这里,有种自由惬意的感觉。

“小鱼儿,这里是不是很舒服?”空空问道。

鹿梦鱼闻声睁开眼睛,笑道:“的确舒服。”

“只不过。”她环顾了下四周,指了指手中的食盒,道,“这里观景极好,只可惜没有石桌可以放吃食。要不,我们还是到楼里坐吧。”

时云破看了一眼,道:“无妨。”

只见他手指往屋顶最高处轻轻一点,鹿梦鱼眼前便多了一块石板,四平八稳的搁置在屋顶最高处。

她伸手轻推了下石板,竟然一动也不动。

本章未完,请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进书架 回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