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章 进书架 回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

第六十四章 心伤(1/2)

“可是园子里就这块地光秃秃的,多丑啊。”

“那你想种点什么,这块地便归你了。”

“真的,我想种什么都可以吗?那我要种些果蔬,以后若是再来紫园便可以现摘现做了。”

耳边似乎还回荡着不久前他们在紫园的对话,那个笑起来灿若星辰的小丫头,如今在怀中却变得冷冰冰的,没有一丝温度,没有一丝生气。

慕云泽的胸中似是有块沉重的石头一般,堵得心口生疼,压得连腿都变得沉重,他艰难的走着,每一步都似乎要将地踩出一个坑来似的。

“阿泽——”罗光透看着慕云泽失了魂般的模样,余下的话便说不出口了。

慕云泽抱着鹿梦鱼一步一步往紫园走去。

罗光透在后面亦步亦趋的跟着。

洛溪舞麻木的跟着他们俩的身后,缓缓的走着。

谁也没有注意到,她此刻面色苍白,额头直冒冷汗,双手不停的颤抖。

每每看到慕云泽微笑着低头与鹿梦鱼说话,眼里几乎满溢的柔情和宠溺,都让她不自觉的妒火中烧,那一刻,她胸中熊熊燃烧的那团火,几乎可以毁灭一切。

看着鹿梦鱼那双清泉一般的眼眸,那似是不染一丝尘埃清莲般的笑容,再想到自己已经被玷污过的身子,想到慕云泽对她略带疏离甚至有些勉强的笑容,她的心中时常会冒出一只野兽,想要冲出来,撕碎这份美好,让那个琉璃般剔透的小丫头也变得面目全非,让云哥哥眼中对她不再有爱慕,而是嫌恶。这样,云哥哥的目光才会重新回到自己身上。

若是上次下药的事成了,她和柳清溪早些定下终身,不再老是像块烦人的膏药一般一直粘在云哥哥身边,夺走了云哥哥的所有关爱和目光,那么,自己今日也不会一时冲动,对她下了手。

这一切都是她自找的,是她自告奋勇帮自己捉的黄鹂鸟,自己可未曾强迫过她,一切都是她自愿的。如果她不去捉那鸟儿,自己也没有机会下手,她也不会掉下去。

也不会,不会——

摔得这么惨。

洛溪舞不禁又想起鹿梦鱼全身鲜血淋淋的模样,她心里有些发颤。

她闭了闭眼,紧咬了下嘴唇。罢了,事已至此,也不必多想了。

她紧着步伐,跟上已渐渐走远的两人。

紫园。

鹿梦鱼静静的平躺在榻上,虽满脸血污,面容却十分安祥。

慕云泽坐在她的身旁,紧紧握着她冰凉的双手。

“阿泽,温水来了。”罗光透示意那端水过来的下人将面盆放在桌上。

那下人正想上前取下放在盆沿的帕子,罗光透立即阻止了他,摆摆手示意他先退下。

待下人退下后,罗光透将帕子放到水里,浸泡后拧干,递给慕云泽。

慕云泽接过帕子,小心翼翼的一点一点的擦拭着鹿梦鱼脸上的血迹,动作很轻,很慢,就像是怕弄醒了一个熟睡的人一般。

帕子脏了,他头也不抬,便递给了站在身旁的罗光透,罗光透将帕子放到面盆里洗净,拧干,再次递给他。

两人默契配合着,却都沉默不语。

整个屋子里除了偶尔发出的洗帕子和拧水的声音,再没有一点其他的声音,安静得可怕。

过了约半柱香时间,慕云泽终于将鹿梦鱼脸上和手上的血迹全都擦拭干净了。

洗净血污的鹿梦鱼双目紧闭,面容干净柔和,似是睡着了一般。

看着她,他的眸子不知不觉染上
本章未完,请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进书架 回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