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章 进书架 回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

第二百三十五章 情断(1/2)

梦玄不知所以,上前拉了拉时云破的衣袖道:“师兄,你为何对我如此生分,你是不是还在怪我,千年之前没能拦下父君?”

时云破闻言,忍不住眼眶泛红,慌忙转身。

梦玄看着他的背影,不知所措。

片刻,她轻声问道:“师兄果真还在怪我?对不起,我真的……”

没等她说完,时云破深吸了口气,转过身来,淡然道:“公主殿下误会了,属下不曾怪过殿下,殿下为我所做,属下感恩在心,绝不敢相忘。”

“那,既如此,你为何……”梦玄一脸迷惑,若是师兄不怪她,为何今日一副拒人于千里之外的模样。

“还未恭喜公主觅得佳婿,属下今日来是特地来道贺的。”时云破拱手道。

“原来是师兄以为我……”梦玄眸子一亮,笑道,“师兄这是吃醋了吗?别担心,我已经将婚事给退了,除了你,我绝不会嫁给他人。”

梦玄顿时心中疑惑一扫而光,笑着上前拉住时云破的手,道:“师兄,坐下说吧,详情我会与你细细道来。”

时云破却是退后两步,避开她的手,垂眸道:“殿下误会了,属下真的是来恭贺殿下的。”

梦玄一怔,微恼道:“你就不肯听我解释一下吗?为何今日这般别扭?”

时云破望着她,缓缓道:“属下如今灵力已尽失,怎敢与殿下相配,殿下说笑了。”

梦玄心中一痛,难不成,他是在怪她自作主张,害他丢了灵力,所以,今日,才会对他如此冷淡。

“师兄,对不起,是我自作主张,若非我……”梦玄有些慌乱,内疚道,“若非我急着见你,也不会害你……”

时云破看着她慌乱的模样,心中阵阵发痛。

这傻丫头,还在怪自己。

但,若是今日要断得干净,就必须狠狠伤她一回,绝不能让她再为他付出了。

时云破强稳了稳心绪,道:“这件事,我从未怪过你,这本就是我自己的选择,便不是小鱼儿,若是换了旁人,我也会做一样的选择。”

“真的吗?”梦玄没料到他竟有如此一答,一时愣住,片刻,迟疑道,“若是别人,你也会这般对她?”

“当然,“时云破道,“当日我亦不知小鱼儿便是殿下你,所以此事与殿下一点干系也没有,殿下不必因此自责。”

“师兄“梦玄抬眸望着他,坚决道,“无论如何,我定会找出法子帮你恢复灵力的,你莫要担心。”

时云破心中一惊,如天帝所说,他知道,她为了他,什么事都做得出。

不行,不能再这样下去了。

思忖片刻,时云破冷冷道:“以后,我的事便不劳公主再费心了。公主不怕旁人误会,但我怕。”

“你……”梦玄一怔,迟疑了片刻,道,“你怕何人误会?”

时云破双手悄悄在袖中握紧,青筋暴起,面上却是一副云淡风轻的模样道:“自是怕我的心上人误会。”

“你的……,心上人?”梦玄的心像是被抛入冰窟,瞬时成冰,然后,又被重物生生碾过,碎成冰碴。

“所以殿下以后不必再为我操心了。”时云破淡淡道,“不值得。”

“你的心上人……”梦玄心中涌起一阵酸楚,泪不知不觉盈眶,强忍了许久,问道,“是那女妖王吗?”

上次听百草仙君说,如今时云破就住在妖界,难不成是与妖王朝夕相处,所以日久生情了?

在天界数万年,除了梦玄,时云破从未看
本章未完,请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进书架 回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