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章 进书架 回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

第二百零九章 诊出(1/2)

趁着鹿梦鱼和空空在破云洞里收拾东西,魔医圣手从身上掏出一个红色瓷瓶递给时云破,道:“如今你灵力只余一成,若是遇到紧急时刻,便服上一粒,它能激发出十倍的内力,不过只能维持一个时辰。切记,不可连续服用,非到不得已,不要服用。”

时云破接过瓷瓶,道:“多谢了。”

魔医圣手突然伸手捏住他的手腕,眉头微皱,道:“你体内的魔煞之气怕是再压制不住了,等一下……”

魔医圣手脸色微微一变,放开他的手腕,转而探向他的心口,半晌,道:“你体内竟有净心珠?”

千年之前,用净心珠替时云破净化魔煞之气,还是他向师弟安远也就是百草仙君提及的,记得安远当时听了立即拒绝了,说是绝不可行。

怎么,如今,这时云破体内竟会有净心珠,难不成……

他眸色一沉,可是传闻,时云破离开之时,与九公主二人关系早已破裂,又怎么可能……

他百思不得其解。

时云破见他半晌不说话,忍不住问道:“怎么了?”

“你体内的净心珠是安远给你的?何时给你的?”魔医圣手问道。

时云破点点头,道:“千年之前,我离开天界之时。”

“千年之前就给你了?”魔医圣手意外道,半晌,遗憾道,“可惜了。”

时云破眸色一黯,那日再次发作,他就知道,在灵力大损之下,又被夜魇言语所激,体内的魔煞之气已然控制不住,已百倍千倍的滋长了,自己也再无力压制魔煞之气,且如今千年之期已至,净心珠的功效本就减弱,自是无法再承受下一个千年净化。

“你如今情形,不如随我一同离开,或许我还能想想法子,帮你压制一下。”魔医圣手思忖道。

“不可。”时云破断然道,“他们定然不会放过我,如今还不知想什么法子来对付我,若是我同你们一起离开,你们也脱不了身。”

魔医圣手想了想那个小丫头和那个小娃娃,只能作罢,轻轻拍了拍他的肩膀,道:“那你多保重。”

“劳烦圣手照顾好他二人。”时云破对他郑重作了个辑。

“时云破,你是不是很在意小鱼儿?”魔医圣手嘴角微微上扬,道,“你有没有想过,她不过是一介凡人,便是救下来,阳寿不过数十年,你这样做,真的值得吗?”

时云破面色一滞,须臾,道:“此事本就是因我而起,她不过是无辜受累。众生平等,凡人性命亦同样珍贵,怎可以长短相论。她年纪虽小,却活得比许多人都通透,比任何人都更值得活着。我只知道,若我眼前不救下她,我余生难安。若是让我一生负疚,便是千年万年的活着,又有何欢。”

“那你应该知道,你体内魔煞之气恐怕已再难清除了吧?”魔医圣手不无遗憾道,“如今魔煞之气已入你心脉,已是回天无力,着实可惜了你的净心珠,千年之功毁于一旦。”

“我的净心珠是当年百草仙君所赠,若我身死,还请圣手将之取出,送还给百草仙君。”时云破道。

“你可知净心珠的来历?”魔医圣手问道。

“这……”时云破摇摇头道,“百草仙君并未细说。”

魔医圣手暗暗思忖道,这安远既然不告诉他净心珠来历,想来有什么隐情,自己也不过是猜测,也不好多说。待改日见着安远,再好好问上一问吧,也不知是不是如自己猜测的那般。

魔医圣手带着鹿梦鱼和空空二人,与时云破告别后,便去了他在敖岸山的住处。

天界。


本章未完,请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进书架 回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