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章 进书架 回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

第一百三十章 知晓身份(1/2)

“你如何得知我在这里?”鹿梦鱼双手紧紧环住他的腰,小脸紧贴着他的胸口,喃喃道,“那几个人把我的陶笛给抢走了,我还以为我今日要死在这里了。”

“我知道,我便是听到他们吹响陶笛才知道你被抓到这里来了。”时云破轻轻抚了抚她的后背,“你是如何遇见他们的?”

“我看到一个方子,可以治好溪哥哥的腿,可是少了一味药,我便上这西荒山来找了,没想到,在山下的山洞遇到了三个黑衣人,便我把抓来这里了。”鹿梦鱼有些委屈道。

“你——”时云破迟疑道,“是不是很想治好他的腿?”

“当然。”鹿梦鱼点点头道,“不管用什么法子,我定要治好溪哥哥的腿,我不能让他这样一直颓废下去。”

时云破停顿片刻,低声道:“知道了。对了,那三个人我已经给你带来了,你要怎么罚他们,我听你的。”

“你把他们抓来了?在哪里?”鹿梦鱼抬起头张望道。

“就在洞口,我带你去。”时云破道。

时云破牵上鹿梦鱼的手,带她走到洞口,金彪他们三人果然已经跪在那里了。

“你真的把他们抓来了。”鹿梦鱼打量了一下他们,奇怪道,“为什么你并没有绑住他们,他们却跪在此处不动。他们竟如此听你的话吗?”

“小的不知姑娘竟是右使大人的人,是小的有眼无珠,还请姑娘饶小的们一命。”金彪连连磕头道。

“右使大人?”鹿梦鱼有些诧异的看了时云破一眼。

“方才是谁绑的她?”时云破冷冷扫过那跪着的三人,只见那三人根本不敢抬头。

“不敢说是吧。”时云破冷冷道,“那就把你们三人的手全都剁了。”

“不要啊。”大炳哭喊道,“都是金彪一人所为,是他觊觎这位姑娘的美色,与我们无关,我们真的什么都没做。”

“哦,那你倒说说,他都做了些什么?”时云破转向大炳道,“若是你们如实说,或许我会考虑饶你们一命。”

金彪闻言,已经吓得浑身发抖,说不出话来了。

“是他绑的这位姑娘,也是他给这位姑娘塞上布条,还硬拉我们将她带回来。”大炳道,“我们真的什么也没做啊。”

胡光也一旁赶紧附和道:“是啊,我们俩什么都没干,都是那金彪,他还说——”

“还说什么?”时云破厉声道。

“说要把这位姑娘带回我们房内。”胡光支支吾吾道。

“胡说,你们俩分明是胡说。”那金彪怕他再说下去,赶紧制止道,“右使大人,我真的什么也还没干,还请大人饶小的一命。”

“哦?你什么也没干,怕是还没来得及吧。”时云破冷冷看了他一眼,“让你死了,太便宜你了。”说完,他的手一扬,手中便多了一把寒剑,他一剑干脆利落的下去,将那金彪的手齐腕斩下,只听得那金彪顿时一阵惨叫,倒在地上,痛得直打滚。

那大炳和胡光二人看着金彪掉在地上的两只断手,不禁心禁胆战,瑟瑟发抖。

“至于你们二人——”时云破冷冷道,“便各废你们一只手吧。”话音刚落,又是手起剑落,他二人的左手手筋已被挑断。

大炳和胡光皆是一声惨叫,冷汗直流,他们赶紧用右手按住左手的伤口,忍痛磕头道:“谢右使大人饶小的一命。”

时云破没有注意到,此刻鹿梦鱼看着时他,满眼的惊异之色,眼眶微微泛红。

他转过身,低声对鹿梦鱼道:“走吧,我送你回家。”说完便
本章未完,请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进书架 回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