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章 进书架 回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

第一百二十五章 误会(1/2)

“的确不是我做的。”时云破看着鹿梦鱼,淡淡说道。

鹿梦鱼心中稍稍松了口气,这两日来的担忧,便在他一句话里烟消云散了。

柳清溪看到她的神情,知她是相信了他,不禁心中一阵悲凉,他的小鱼儿竟只凭那人的一句话便信了他,而不相信自己所言,他对时云破心中更是生出了十万分的厌恶与憎恶,他冷冷道:“所以你是敢做不敢当了吗?是怕小鱼儿知道了你的真面目吧。”

“我的真面目。”时云破转向柳清溪,漆黑而深邃的眸子冷冷扫过他的脸,一字一句道,“难不成你见过?”

“你——”柳清溪竟一时语塞。

时云破回过身,温柔看向鹿梦鱼,意味深长道:“不过,我的真面目从不曾对小鱼儿隐瞒过。”

这一眼,让鹿梦鱼顿时一怔,心中顿起波澜。虽然多日未见,心中也诸多猜疑。不过今日一见,却让她觉得他不见她,不是已对她忘情,而是应该有别的原因,许是有什么苦衷吧。

或许问一下空空,便会知晓吧。

柳清溪咬牙切齿道:“我亲眼所见,又怎会有错!”见时云破不仅不肯承认,还当着他的面迷惑小鱼儿,他不禁心中怒潮翻涌。他既恨眼前这人,亦十分心痛小鱼儿竟被他三言两语所惑,她看着他的眼神,分明——

有爱意。

从小到大,自己都是鹿梦鱼最亲近的溪哥哥,如今,她为了一个陌生人竟不相信他的话。

那日重伤他之人,便是戴着这样一个可怖的面具,自己决不会记错!

那个面具人是如何当场将芷兰甩出门外,导致她直接毙命,这一幕幕仿若就在眼前。

这刻骨之恨,又岂是他一句“不是”便可以推脱的吗?

“你信也罢,不信也罢,与我无关。”时云破看都不看他一眼,转而向空空道,“空空,我们回去。”

“可是,我还想去湫雨轩。”空空嘟着个小嘴道。

“你回是不回?”时云破道,眼神冷若寒霜。

“好吧。”空空无奈道。

时云破拉着空空的小手,看了鹿梦鱼一眼,什么也没说,便转身离开了。

“可恶!”柳清溪握紧拳头,一拳重重锤在轮椅的把手上。

时云破领着空空走了一小段路,突然后面传来一阵急促的脚步声。

“空空,时大哥,你们等一下。”是鹿梦鱼的声音。

他二人停住脚步,转过身来,见鹿梦鱼气喘吁吁的追了过来。

“小鱼儿。”空空叫道,“你有事找我们吗?”

鹿梦鱼将手中包好的芙蓉糕递给空空,道:“方才忘了给你了。”

空空开心的接过,迅速从里面取了一块就塞进口中,道:“好久没吃你做的糕点了。”

“时大哥,你这些日子为何都不再去湫雨轩了?”鹿梦鱼盯着时云破问道。

时云破不敢直视她的目光,将头微微转开,道:“有事,走不开。”

“哦,是什么事,这几个月来竟连一点时间也抽不出来吗?”鹿梦鱼问道。

“时云破,你那日不是背着我偷偷跑去清远镇了吗?”空空边往嘴里又塞了一块芙蓉糕,边含糊不清道,“难道不是去见小鱼儿吗?”

“空空,他什么时候去的?”鹿梦鱼眼中闪过一丝亮光,微笑着问空空。

空空歪着小脑袋瓜想了一下,道:“就是下雪的那日,他回来的时候全身都是雪花,手上还拿了件青色的斗蓬。”

本章未完,请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进书架 回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