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章 进书架 回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

第一百一十章 失望(1/2)

“慕大哥,我——”鹿梦鱼觉得脑子还是有点懵,这慕大哥莫不是喝醉了。

“我知道,现在跟你说这些,你可能一时难以接受。”慕云泽接着说道,“不过,没关系,我可以等。以前怪我没早些说出口,让你心里住了人。如今,请小鱼儿也能好好考虑一下你慕大哥。我不知道那个人是什么样的,但慕大哥发誓,此生此世绝不会因为任何事冷落你,不见你,更不会与你吵架,让你伤心。希望小鱼儿也能给我一个机会,好吗?”

街的那头,站着一个人,手上拿着一件青色的斗蓬,芝兰玉树般的立在那里,一动也不动,漫天的雪花落在他的头上,眉间,只见他面色冷峻,眼里蔓延出的悲伤与忧郁似是比这冰雪还冷。

忽然,他心口一阵剧痛,那久违的感觉又来了。

他闭了闭眼,轻叹了口气,然后缓缓睁开双眼,最后看了一眼街角那对紧紧拥抱着的男女,缓缓转身,步履沉重的慢慢离去。

前些日子,他到京都时,偶然间看到那件青色斗蓬,想起小鱼儿曾无意中提过她最爱青色,便买了下来。距上回最后一次见面,也有两三个月了吧。想着新年将至,打算将斗蓬作为新年礼物送给她。

方才他先是偷偷去了一趟湫雨轩。只是到湫雨轩时,他发现那里已是人去楼空。他便一路循着她回家的路走着,设想多日未见的她,见到他突然出现在眼前,定是十分欢喜吧。

只是,没想到,见到的却是这一幕。

自己这是怎么了,从一开始,他就不相信他们之间会有可能的,这段日子,也是自己刻意避而远之。他喜欢她,不过只是因为她有些像那个人,自己不是也一直希望,让她找一个凡间的优秀男子,让她和其他女子一般,相夫教子、儿女双全,幸福美满的过完这一生。

这不是自己一直所期冀的吗?可是,为什么,心却这么痛。

想来,是体内的魔煞之气又发作了吧。

近一年来,已经很少发作了,今日是怎么了。

不行,不能让自己的心绪起伏这般大。

先回去吧,回到破云洞,回到那个冷冰冰的属于自己的洞里吧,自己就不该出来,不该生了不该有的妄念。

罢了,不过是让一切重新回到从前罢了。

“时云破,你怎么偷溜出来也不告诉我。”时云破的面前突然跳出个小人儿,挡住了他的去路。

“空空,不是让你好好在破云洞练功吗?怎么又跑出来了?”时云破皱了皱眉。

“时云破,你的脸色怎么这么差?”空空见他面色苍白,这么冷的天,他的额头却冒着汗。

时云破胸口又是一阵剧痛,不好,看来是又要发作了。

他低声道:“空空,扶我回去。”

空空赶紧上前扶住他,见他手上的黑痕慢慢浮了出来。

空空颤声道:“时云破,你怎么又——,你不是已经许久不发作了吗?你是看到什么了?”空空回头向远处望去,只隐隐看到一红一蓝两个人影。

“不要看了,快扶我回去。”时云破眉头紧锁道,“我需快些回去运功,要不就要压制不住了。”

空空赶紧收回视线,扶着他,施法急急回了破云洞。

眼前的雪花如飞絮般纷纷扬扬飘落,落到脸上,凉丝丝的。

鹿梦鱼的意识渐渐清明起来,似乎也曾渴望被这样拥入温暖的怀中,只不过,她想要的怀抱另有其人。

鹿梦鱼轻轻的推开慕云泽,温声道:“慕大哥,我心中已有了喜欢的人了。小鱼儿的心很小很小,小
本章未完,请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进书架 回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