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章 进书架 回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

第九十四章 瀚海惊涛(5)(1/2)

第九十四章  瀚海惊涛(5)

自从与韩羽一战之后,楚狸漫无目的地逃走,杨瑾护在她身前的身影在脑海中驱之不散,而且那种伟岸的身姿在变得越来越高大,高大到足以顶天立地。

杨瑾的背影融化了楚狸心中如冰冻荒原的那部分,可她也知道,她无法背弃族人,背弃责任,而她在杨瑾眼中已经变成了妖怪,她再也无法回头。

杨瑾虽然不忍她死,可是能接受他眼中的一个妖物为妻子么?楚狸无头苍蝇般策马跑到日落,由日落又跑到日出,直到那匹骏马活活累死,楚狸开始徒步行走,浑浑噩噩地也不知道走了多久,也不知道走向哪里。

楚狸不敢停下脚步,只有体力透支带来的疲劳,才能让她无力分心去想那些让她心碎的事情。

直到有一天,再也无法承受得饥饿和疲惫,使她敲开了一间山脚下的柴门。院中呆坐着一名男子,仿佛对周遭事情浑然不觉,是房子的女主人接待了她,那是一个朴素的村妇,尽管自己的家境也一般,她还是把最好的食物送给了楚狸。

“唉,我们已经不能在这里久住了,姑娘如果无处去,就留在这里吧!”女主人忧愁地叹气,“好歹有个住的地方,房屋随然陈旧,也能遮风蔽雨。”

楚狸好奇地问道:“这里山清水秀,为何要离开呢?”

“姑娘有所不知,我夫婿是樵夫,可不能砍柴的樵夫,又以何为生呢?”女主人忧心忡忡地道,“我准备带着丈夫投奔乡下的兄长,看看能不能谋一份种田的营生。”

女主人偷偷看向院中呆坐的丈夫,压低声音说:“他前日上山砍柴,出门不久便空着手慌慌张张地跑回来,说是看见山神显灵了,然后就生了怪病,我请来郎中,郎中说也不知道是什么症状,总之就是浑浑噩噩,口口声声说再也不进山了。”

“山神?这世上有山神么?”楚狸好奇地问道。

“我一个妇道人家,哪里知道。”女主人无奈摇头,“明明天下太平了,为什么我们还是过不上安生日子呢。”

什么样的日子才叫安生日子呢?是和杨瑾每天快乐地在一起么?还是像蒙毅那样住将军府,每日忙于朝政?还是像咸阳城里的孩子那样,无忧无虑地跑来跑去?楚狸思绪万千,却得不到她想要的答案。

里屋忽然传来婴儿的啼哭,女主人说那是她刚满月的儿子,向楚狸欠身施礼后,她便走进里屋照顾孩子去了。在女主人讲起儿子时候,楚狸看到她脸上展现出发自肺腑的笑容,那是一种出自纯粹的内心的欢喜,那种欢喜,感染了她。

楚狸趁女主人走进里屋,来到院中,蹲在枯坐的男子面前,轻轻开口问道:“你真的看到山神了么?”

男子和楚狸对视片刻,眼中逐渐散发出异样的光芒,信誓旦旦地点头回答:“当然是真的,而且不止一个,大概有十多个。”

“十多个?”楚狸略微沉吟,“什么样子?”

“金黄色的,足有十几丈高,好像凿刻出来的雕像,他们愤怒地喷着火,冲宵而起,往东海去了!”男子神志清明许多,回忆着说道,“那一定山神,只有东海之水,才能熄灭神的怒火。”

愤怒地喷着火?或许樵夫在过度惊恐中有些夸大其辞了,但从他简单的描述,楚狸确定那是韩羽铸造的金人无疑。那些金人……韩羽果然不是无端铸造,原来它们能飞、能动,那么它们的用……

楚狸对男子甜甜一笑:“你记错了,你根本没看到什么山神,那只是你的一个梦,明天你照常进山砍樵吧,不会有事情发生的。”

楚狸说完就离开了,男子如梦方醒,房中婴儿的啼哭吸引了男子的注意,他没有深究自己为什么坐在院中,起身向房屋内走去。金人的事,已经被他当成了一个梦,以致妻子惊喜之余,说他曾
本章未完,请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进书架 回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