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章 进书架 回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

第五章云中云梦(1)(1/2)

第五章云中云梦(1)

星辉闪烁,流光破空。

杨瑾浑身赤裸,长发飘扬,伸展开如孕育在母体中的胎儿身姿,他从未感受过视觉如此清明,简直能够把这漆黑无垠的世界一眼洞穿。流星从身旁划过,星云在头顶盘旋,虚空深远处,不时有两团光芒碰撞到一处,挤压、膨胀、归于黑暗。

这里是什么地方?这个问题在杨瑾脑海中闪过的瞬间,突如其来的失重感让他的身体飞速坠落,杨瑾挥舞四肢,尖叫着想抓住什么拯救自己。杨瑾难以自控的尖叫声几乎将喉咙撕毁,可是他却听不到自己的尖叫,周围只有永无止境的死寂,将一切声音都能够吞噬掉的死寂。

死定了!死定了!死亡让杨瑾绝望,可坠落仿佛永无止境,失重感像一只手抓住他的心脏,并将心脏不断撤离原位,拉出身体,欲哭无泪的痛苦让杨瑾嘶声呐喊。

“啊!!!”杨瑾终于再次听到了自己的叫声,无尽的虚空仿佛一面被忽然拉起的幕布,而杨瑾忽然站在了幕布后的舞台上。

这里不仅是杨瑾一个人的喊声,鼓舞人心的呐喊漫山遍野,跌宕起伏。杨瑾汗流浃背,他没有注意到自己的尖叫声何时停止,也不明白自己怎么会安然无恙地站在一片陌生的大地上,唯有劫后余生让他汗流浃背。

杨瑾松了一口气,可是他发现自己并非孤身一人,身前身后站满了振臂欢呼形态各异的怪人,而他却身穿兽皮铠甲,手握一件奇形怪状的武器。

“哈哈!雾阵破了!”眼如铜铃,龇嘴獠牙的怪人兴奋地大笑。

“什么雾阵?这是在跟戎狄打仗吗?”杨瑾满头雾水,当他问出口,才看清身边那张满脸涂抹着油彩的狰狞面孔,吓得不由连退数步,倒吸凉气。

“我们当然是在跟蚩尤打仗!”怪物说话的同时,口中喷出强烈的气流,“你怎么看起来傻里傻气的?”

涿鹿之战?别开玩笑了!杨瑾没能把这句反驳说出口,本来是跟随蒙恬大军前往云中郡戍边修长城的,怎么莫名其妙地就回到了几千年前?但周围这些奇形怪状非妖即怪的怪物,也只能从上古神话中找到影子。

“那个人是谁?”杨瑾虽然心中有答案,还是忍不住抬起手中的兵器,指向阵前坐在一把带有车轮的椅子中的人。

“不要用钺指着轩辕黄帝,这可是他发明的武器。”怪人尊敬地看了一眼车椅中的人,拍掉杨瑾的手。

轩辕黄帝似乎听到身后有人在议论自己,回头了一眼,冕旒冠下,目光如剑。

“那个呢?”杨瑾无力再次抬手,只能扬起下巴,示意背生四对羽翼,盘旋在轩辕皇帝身前半空中的那个女人……应该是女人吧,杨瑾也无法确定。

“你这家伙怎么谁都不认识,那是风后,”怪人自豪地说,“轩辕黄帝的左膀,能够操控飓风,飞沙走石。”

“那你呢?”杨瑾最后才想到怪人的身份,毕竟他对自己这位“不速之客”非常热情。

“我自然是轩辕黄帝的右臂,”怪人抱起双肩,盘根错节的肌肉拥成一团,自鸣得意地说,“力牧!无敌的力牧!”

正在杨瑾和力牧说话间,战场前方阵阵杀喊声冲天而起,像一股无形的飓风席卷过涿鹿平原。轩辕军在这股飓风的推波助澜下,决堤潮水般冲下山野,第一波阵势迎上对面铁塔一般的军队。

敌方为首之人,身高两丈开外,浑身黝黑,仿佛一块灼烧后的焦炭,头生双角,双腿如牛,眼眶中吞吐着火焰,想必是传说中的蚩尤,唯一与传说不同的是,眼前的这位蚩尤更加狰狞恐怖。

蚩尤张开大口,吞云吐雾,挥舞双刃大斧,将一片轩辕士兵打上天空,惨烈的哀嚎声涌上天空,天空中顿时下起一场“人雨”。操控风雨两名副将也不示弱,紧随蚩尤身边两侧身
本章未完,请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进书架 回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