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章 进书架 回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

第六十章 初露端倪(1)(1/2)

第六十章 初露端倪(1)

甘泉山之乱,匪夷所思,死者万余人,除了被疯狂了的人杀害的正常人,那些丧失理智的人即便当场未死,战乱后不久,也都一一离奇咽气,全无幸免者。铸造现场器具毁坏无数,狼藉一片。而最让杨瑾心痛的,是顾勇在此次混乱中,断去一臂。

自甘泉山开工以来,为让人更加相信十二金人是在此铸造,始皇便移驾甘泉宫,听闻消息,命他们汇报情况。韩羽忙于收拾残局,唯有让杨瑾入宫。杨瑾刚找来医士,帮断了一臂的顾勇包扎了伤口,看着他沉沉睡去,接到传唤的消息,只得打起精神,去甘泉宫见驾。

街头巷尾聚集着窃窃私语的人群,显然甘泉山发生的奇异事件已经传开,死了那么多人,这事儿不可能瞒得住。但事涉金人铸造,没有人敢高谈阔论。郁郁寡欢的杨瑾在甘泉宫前遇到了许久未见的高公公。

“呵呵,杨大人,许久不见!”高公公笑吟吟地向杨瑾施礼,“大人请随咱家来吧,皇上现在精神刚好了些,正等你前去见驾呢。”

杨瑾有些惊讶:“始皇帝龙体染恙了么?”

高公公苦着脸,回答道:“可不是嘛,已经有些日子了呢,御医束手无策,只得快马传召徐福方士赶回咸阳。徐方士还真是了得,妙手回春,给皇上用了灵丹妙药,现在皇上已经好多了。”

杨瑾又是一讶:“徐方士回京了?什么时候的事情?”

高公公点头答道:“正是,刚刚回来,连口气儿都不敢歇,直接就进宫了!”

“哈哈,杨护军……啊,现在该称杨匠作,别来无恙啊。”

徐福爽朗的笑声迎面而来,就见他依不染尘,长髯飘飘大袖拂摆,正从对面御道行来,塞外边关没有给他的外貌造成丝毫的变化。

杨瑾连忙避让道边行礼,恭敬地说道:“云中一别,徐先生久违了。”

徐福捻着胡须,客气地点点头:“杨匠作既然要入宫,就先不多聊了,回头你我再把酒言欢,详叙不迟!”

高公公一旁谄媚地道:“徐方士真乃神仙下凡,药到病除,皇上可是离不了的人呢。

……

咸阳一条巷弄中,扮作药师的童猬穿行在人流当中,仔细聆听人们对甘泉山的诸多议论,不过大多都是道听途说的无稽之谈,没有任何确切的消息。正行走在他和辛猿栖身的巷中,童猬无奈地站住,因为楚狸已经拦在了他的面前。

楚狸拧眉立目地问道:“甘泉山之乱,是你怂恿苏猊和孟猺做的?”

“我们只是为了老师……”童猬故作镇静,理直气壮地回答。

“盗取青铜古钥是老师的安排?还是擒拿韩羽是老师的授意?”楚狸打断童猬的解释,向前逼近一步,愤怒地斥责,“不要打着老师的幌子压我!”

童猬叹了口气,一副事不关己的样子:“这件事,辛猿最清楚不过,你不妨听他说说。”

童猬绕过楚狸,走向巷子深处,信手推开面前不起眼的一扇小门儿,当先走了进去,楚狸警惕地跟在童猬身后,迈进院落。

院内杂草丛生,一口青石围砌的老井,青苔长满井沿,深处是一栋茅草屋,黄土墙壁裂痕斑驳,屋内漆黑一片。即便是童猬亲自带楚狸走进来的,楚狸也深感怀疑,这样废墟一般的院落,难道真的有人居住?

“第一次来吧,这就是我们四人的住处,像老鼠一样挤在这种地方。”童猬从楚狸的表情上读出了她的心思,“老师为了避免太多人知道我们的存在,便让我们藏身于此。”

“四人?”楚狸微微诧异,“苏猊、孟猺,你,还有辛猿,还有屠狰呢?他在哪里?”

“不知道,没人知道他在哪里,除了老师。你和他是老师最器重的两个人,你就跟着老师锦衣玉
本章未完,请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进书架 回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