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章 进书架 回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

第五十四章 长街风云(3)(1/2)

第五十四章长街风云(3)

随着顾勇口中的一个“好”字落地,路旁一个身着短衣头戴头笠,垂首坐在树下,仿佛等人雇佣力工模样的人抬起了头,手指撑起的帽檐下,露出杨瑾的面容。

“动手!”杨瑾将竹笠取下,用力掷在地上,一声大喝出口。

杨瑾话音未落,顾勇早已大喝一声,探手就去叼那老者手腕。于此同时,街上两个推小车的,道边一个卖大枣儿的,还有数名蹲在树下阴凉处扯皮的闲汉,闻声纷纷虎跃而起,扑向老者。

巷子本就狭窄,瞬间四面八方,皆有穿了便服的骁勇军汉扑将上来,那老者瘦小枯干,眼见难以逃脱。出人意料的是,那老者以寡敌众居然不逃,他的身体以一种不可思议的角度扭转,侧身轻松避开顾勇抓来的手掌,反而伸出手臂就向顾勇拿着青铜古钥的手抓来。

顾勇眼疾手快,况且早有准备,哪会让他得手,手臂急忙缩回,哈哈大笑。却不想老者手臂骨节喀吧一响,竟然又陡地变长尺余。而突如其来的变化,顾勇防无可防,被老者一把抓住了青铜古钥,此时几名军汉已经扑到。

老者所有退路都被封死,突然一纵身,倏地一下跳起,仅凭双足单手像一条壁虎般倒挂在房檐下面,望着得手的青铜古物狞笑着,仿佛他已经是大获全胜的胜利者。在场的所有人都没有料到一个形同枯槁的老者能有此诡异非常的身手,那几名扑上前的军汉只觉眼前人影一闪,不但全部扑空,还险些互相撞到一起,他们从未见过如此奇景,不禁大惊。不过秦军尚武,最是骁勇不过,望着老者如同妖魔似的盘亘在屋檐下方,并不胆怯,立即擎出藏在衣袍下的佩刀,不约而同地纵身向老者刺去。

数道刀光逼近在面前,老者不惊反喜,满头白发如同灵蛇般扭曲蠕动起来,狞笑在老者脸上凝固,他的双眼圆睁暴突,弯曲摇晃的发丝陡然绷得笔直,瞬间暴涨数倍,仿佛一道道闪电向军汉们射来。

“啊!”惨叫声和兵刃坠地声混杂在一起。

那些军汉猝不及防,不料老者的头发居然也可当做武器,登时中招。银发根根穿筋透骨,鲜血顷刻从军汉身体的伤口中涌出,一众方才还如狼似虎的军汉纷纷痛呼倒地,如待宰羔羊。顾勇也是因这老者的古怪身体而失了青铜古钥,心中本就烦躁,见他居然奇招怪招迭出,怒火冲顶,暴喝着拔刀跳起,劈向老者。

老者笔直的白发突然变长,仿佛柔软的蛇,在头顶舞动着,层层叠叠迎向顾勇劈落的刀锋。顾勇这一刀劈下,竟然不曾伤了那头发分毫,反而被它的韧劲儿所挡,难以伤及老者身体。

杨瑾端起了轻弩,扮作枣贩的陶素抽出藏在扁担中的长矛,擎着长矛冷冷站立,寻找协助顾勇的下手时机。

老者手脚神奇地牢牢粘在屋檐下纹丝不动,哪里会给顾勇喘息之机,不等他站稳身形,立刻连续向顾勇发动进攻,犹如鬼魅般的头发硬时如钢似铁,柔时可环指缠绕,仿佛一条条银剑从头顶刺出。

若换一个军汉,哪怕再骁勇,见到这老者如同妖物鬼怪,也难免会心怯胆寒。可顾勇在云中的一年以来,频繁与魔物交战,面对老者凛然无惧,反倒被激起无边战意。

但老者终归身处高位,占据地利,漫头银发倾巢而出,不但将顾勇的攻势封得水泄不通,而且频频反攻。顾勇站在低处,徒有一身武功,却无处使力,越发焦躁。

在一旁观战的杨瑾悄然举起短弩,趁老者全神贯注与顾勇交战,悄无声息地便是一枝劲矢离弦而去。

偷袭二来的劲弩速度非常快,寻常人根本避不过去。老者凸起的眼球竟然转向常人不可能看到的角度,将杨瑾的动作清楚地看在眼中,但他的头发虽有奇异作用,显然也不敢轻视这机括之力发出的劲道十足的弩箭,向顾勇连续攻击的满头银发悉
本章未完,请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进书架 回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