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章 进书架 回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

第四十八章 疑云重重(3)(1/2)

第四十八章 疑云重重(3)

顾勇所说的事,陶素是亲历者,除了韩羽,楚狸也是头一次听说,尤其是当听到顾勇讲到杨瑾单人匹马追杀胡人首领,向杨瑾投去难以置信而又担忧眼神,见杨瑾如今安然无恙,那份担忧才退去,脑海中却又浮现出他在长城上奋不顾身保护自己的身影。

听完顾勇讲述,楚狸忍不住一把揪住杨瑾衣袖,醉态可掬地追问:“真是这样吗?啊……你本事不大,日后可千万要小心,怎么这么不知深浅,万一伤了性命怎么办?”

只要是男人,谁愿被自己心仪的女子瞧不起?听楚狸说自己本事不大,杨瑾顿时感觉好不服气,可是看到楚狸在大醉之下,还如此关心他的安危,倒是心生起一股暖意。

……

咸阳城笼罩在漆黑的天宇下,寂静无声,仿佛连亲眼见证大秦兴盛的古城砖瓦都沉入了睡眠,可……这是从高空俯瞰下去。

当你落眼到那贯穿西东的笔直大道上时,就可以看见一对男人勾肩搭背,步履摇摇晃晃,一路唱着咿咿呀呀难辨歌词的俚曲,那是顾勇和陶素。

再往后,隔了七八丈远,却是一个少年,扶着一个身姿飘摇如随风杨柳的少女。少女已经醉了,所以她忽然站住虚浮的脚步,探出双臂一环,大胆地勾住了少年的脖子,两人脸对着脸,呼吸声在红晕的脸颊中徘徊,一个是醉意的红,一个则是羞臊的红。于是,走在他们后边更远些的一个白袍公子,只得无奈地站住,没有人会在这个时候,不解风情地上前凑趣的。

“那天,我和你说的话,你还记得吗?”楚狸的话音带着轻柔的气息,吹在杨瑾脸上。

楚狸的眼睛黑亮黑亮的,发出一种异样的光芒,似乎能摄入外界所有的光,都在不知不觉间,被卷进那双眸子中,在如此近距离下看着,会有一种灵魂被吸引其中的感觉。

杨瑾知道她说的那天是指的哪一天,可杨瑾以为她酒醒后已经忘了,微微皱一皱眉:“你……还记得那天的事?我以为……你忘记了。”

“我没忘啊……”楚狸醉醉地摇头,环在杨瑾颈上的手臂紧了紧,“我只是……怕我等不来你的回答?跟我走吗,嗯?你说……”

楚狸身子一晃,几乎全身扑在了杨瑾身上,她仰着头看他,双眼满怀希冀。

“你喝醉了,不要闹,我扶你回去,喝碗醒酒汤,早点睡觉休息!”杨瑾说着,扭过了头,他没有勇气面对楚狸那种有些渴求的目光。可是当他的头扭过去,又仿佛丢失了什么东西,心绪一瞬间在向虚空中坠落。

缠在他颈上的双臂忽然松开了,杨瑾还没来得及做出反应,便被狠狠地推开。

“你滚蛋!我恨你!”楚狸大叫着,失望地看着杨瑾,退了几步,忽然返身走去。她走的很快,虽然身形不稳,却用近乎于跑的速度,飞快地离开了。

杨瑾呆呆地站在那儿,看着楚狸醒目的红裙快速消融在夜色中,忍不住抬起头,仰望着满天繁星,满腹的疑惑丛生。其实在那晚之后,他曾经问过楚狸,为什么一定要和他远走高飞,离开熟悉的人,熟悉的一切。

可是,楚狸总是不肯给杨瑾一个明确的回答,一旦被逼问得急了,就说她那晚是喝醉了,胡乱说的酒话。而今晚,楚狸又再度提起这件事,虽然也是在醉酒的状态下,单态度比前次更加强硬。显然醉酒,不过是楚狸拿来做掩饰真实心态的道具,杨瑾不由开始觉得,其中一定有某些他所不知道的重要原因,导致楚狸萌生一起离开现状的念头。

夜风拂过,沉思中的杨瑾仿佛变成一具静止的雕像,韩羽缓缓走过来,微微歪着头,似乎有些好奇地观察这杨瑾,打破沉静:“你们……是情侣?”

杨瑾默默地看了韩羽一眼,没有回答,轻轻地吐出一口憋闷在胸中的气息。
本章未完,请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进书架 回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