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章 进书架 回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

第九章 热血冷风(2)(1/2)

第九章 热血冷风(2)

时光荏苒,北方草原由绿转黄,秋风起了。当午的太阳还将大地晒得暖意融融,入夜后,近似隆冬。是夜,杨瑾等人当值,甲叶的冰冷透过衣衫刺入肌肤,令人瑟瑟发抖。

“这是什么鬼天气,”顾勇抱怨地说道,“又没仗可打,早知道我就不来了。”

“北方牧场已经青黄不接,”杨瑾接口说道,他与顾勇正好相反,他最不希望看到的,就是平稳安静的生活被破坏,“用不了多久,胡人必然南下。”

“老四,”陶素向来不以兄长称呼顾勇,顾勇也不介意,笑着说,“到时候,你可别第一个逃了。”

“呸!我逃?”顾勇向陶素啐了一口,摩拳擦掌,跃跃欲试,“你们都逃干净了,我也不会逃,大丈夫死当马革裹尸。”

一阵忽如其来的劲风吹过,军旗猎猎作响,砂石飞走,而且风中夹杂着一股令人窒息的异臭,立即打断了兄弟之间的闲聊斗嘴。

“什么味道?如此难闻。”田瑞和捂住口鼻,厌恶得皱起眉头。

“定是胡人的马骚!”顾勇兴奋地抽刀在手,对杨瑾说道,“三哥,果真让你说中了!”

吴卓身为兄长,最为沉稳冷静,安抚寻找敌情的顾勇:“不要轻举妄动,一切听号令行事。”

话音刚落,夜幕下的城北,火光跃动,然而转眼间便泯灭于黑暗之中,打破深夜死寂的惨叫声接踵而至。杨瑾兄弟五人面面相觑,即便是顾勇也在突然的变化下,呆滞了片刻,转而握紧了战刀,充满战意的双瞳映着星月的光芒,渴望地看向吴卓。

吴卓虽然稳重,但毕竟也是初次面对这种局面,一时间不知该如何下令,正在他踌躇不决之间,一骑快马疾驰而至赶到。马上军官收缰勒马,以马鞭点指众人,厉声喝问:“哪个是伍长?”

“属下便是。”吴卓连忙上前一步回禀。

“北面有敌军来袭,速速前去增援。”军官说罢,不待众人回应,立即马不停蹄冲进军营,召唤援军。

军令已至,顾勇耐不住,不等吴卓吩咐,当先向城北奔去,反倒成了五人队伍的领袖。

狂风自北而来,五人逆风而行,风中夹杂大量砂石。杨瑾心中困惑,云中郡水草丰茂,虽然入冬后时有朔风,可这砂石是从何而来?而紧迫的局面让杨瑾没有太多的时间去思考问题的答案。

城北已形同人间地狱,人声混乱,战马嘶鸣,一簇火光冲天而起,火借风势迅速将联排屋舍点燃,如长龙闹空急驰翻飞,城镇瞬间笼罩在一片红光之中。匆忙迎战的秦军尚且自顾不暇,手无寸铁的居民唯有在哀嚎中仓皇奔走,虽然偶有手持农具的居民在战火中闪现,但也迅速在敌军的追逐杀戮下不断丧命,原本安居乐业的城镇转眼间已是横尸遍地。

“前哨为何没有发觉敌军来袭?”吴卓震惊地看着惨烈的战况。

几名慌不择路的居民从杨瑾等人身边擦身而过,口中不断惊叫:“妖怪!妖怪!”

“妖怪?”杨瑾心中莫名一震,尚来不及细想,追杀而来的敌人已逼至近前。

顾勇人如其名,哪管是人是妖,积压了大半年的战意终于得以宣泄,挥刀向敌军迎面扑去。吴卓等人也各亮兵刃,与敌军逐对厮杀起来。来袭的敌军身形高矮不一,怪异的是皆赤手空拳,动作蛮横不成章法,频频发出野兽般的吼声。

杨瑾早年生活在燕国,知道胡人擅骑射,来去如风,南下掠夺只求神速,从不僵持恋战,绝不似眼前这番景象。

正当杨瑾百思不得其解间,癫狂的咆哮声中,一股劲风已袭至耳边。杨瑾本能地举刀格挡,对方势大力沉,顿时压得杨瑾身势下沉。杨瑾勉强以刀身擎住对方不断压下的力量,这是一种令杨瑾难以抗衡的原始而野蛮的力量。
本章未完,请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进书架 回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