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页 进书架 回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

第七十三章 无声的威胁(2/4)

卸货,或是将货物装车起运。

金色的阳光照着他们古铜黝黑的肌肤上,闪耀出一道道好似带着汗臭的耀眼光芒。但他们脸上却少有悲苦之色,反而常能听到他们踏实的憨笑。

喧哗,热闹,繁忙,充实……

这是一副盛世之景!

人群中,几个头戴斗笠的人悠闲的走在人群缝隙中,他们脚步轻松,身无长物,一个个悠闲的好似赏景的游客,与周围的喧闹气氛有些格格不入。

当杨朔目光望过来时,领头的两个斗笠人突然身体一僵,几乎同时扭头朝杨朔看了过来。

陆南风!

封若云!

惊喜!

陆南风满是惊喜的神情,鼻翅都在翕动,可见他心情的激荡。

显然,他已经知道当初杨朔中毒的事,也许封若云会对他说是太子李建成所下的命令。但不管怎么说,他虽然伤心,还是原谅了她。而此刻,突然见到杨朔安好如昔,他才会如此激动,如此惊喜。

杨朔与他对视着,目中也不禁露出了暖意。许久,他的目光才移到封若云身上。

封若云顶着斗笠,身上披着宽大的灰色斗篷,斗篷遮住了她妖娆的身姿,斗笠遮住了她的脸孔,不但如此,她的脸上还挂着一帘黑纱,连脖颈和唇角都被挡住,只在她抬头时,杨朔才从斗笠下缘看到了一双若隐若现的黝黑眸子。

不等杨朔细看,陆南风已经侧身一步挡在了封若云身前。

杨朔瞳孔一缩,这才注意到陆南风的衣裳,一身暗红色的劲装,粗一看去并不起眼,或许别人会以为那是布料原本的颜色,可在杨朔眼中却截然不同,在这件样式普通的劲装上,他好似看到了有尸山血海在翻腾,无数冤魂在无声的咆哮哀嚎。

这是一件经由无数鲜血和生命浸染而成的邪物!杨朔心神大震,不敢置信的看向陆南风冰冷的眸子,没有了记忆中的冷傲,只剩下无尽的冷漠和无情。

这,还是陆南风吗?

杨朔一阵恍惚,耳畔隐隐响起了袁天罡的声音:“他与你的道不同,他走的是一条以杀证道的路!”

以杀证道!

杨朔心底突然涌出一股悲哀,为那些死在陆南风手下的人而悲,为陆南风的命运而哀!这些年,他究竟经历了一些什么啊!

似乎感觉到了杨朔的心情,上空乌云汇聚,很快就有“呜呜”的风声如诉如泣的响起,好像整个天地都在呼应着他的感伤和无奈。杨朔已然拥有了影响天气的能力。

朦胧的细雨无声洒落,落在身上,所有人的心情都莫名其妙的低落下来。

突然,杨朔掌心一热,一只柔软温暖的小手正在他掌心轻轻摩挲,好像要借此平复他的心情。杨朔低头看去,就看见宓妃正仰着头看着自己,一双清澈的眸子里透着淡淡的忧色。

杨朔一怔,回过神来,轻轻的捏了下宓妃的小手,脸上露出了温暖的微笑。二人无视的对视着,都能感觉到对方的心意,甜蜜且令人安心。

宓妃眨了眨眼,抿嘴一笑,随后又严肃下来,转过头看向陆南风。杨朔能看出来的事,又怎能瞒得过她的眼睛?她不但认出了陆南风身上的衣服是邪物,甚至还认出了它的来历。

这是一件血道魔器,名叫血神衣,蚩尤麾下一位名为冥河的魔神就曾炼出过这么一件魔器。

令宓妃不解的是,冥河天生就有控血异能,炼出血神衣也是为了储存鲜血,用来补充神力,用他们那个世界的话来说,血神衣就是一个能量池,除了储存血液用来给冥河补充能量外,并没有其它作用。

血溶于水,水火相克。

陆南风是祝融后裔,血神衣对他非但没有帮助,甚至还会时刻压制克制他的神力。宓妃不理解,为何他要去做
本章未完,请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页 进书架 回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