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章 进书架 回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

第三十四章 谶言(1/3)

就在李世民在西苑里安排行动,准备出发时,李建成也得到了萧后的消息,大喜之余,也开始召集手下众人前来议事。{的别人是谁,脸色一沉,点头道:“等玄霸来了,咱们商量一下,马上就行动。”

就在他们说话时,另一边,李玄霸和李淳风却在一座偏僻的营帐里对坐饮酒,相谈甚欢。

要说这二人,一个是不着调的道士,另一个是武力逆天,性情高傲的皇子,本来风马牛不相及二人怎么会在一起喝酒?

其实,二人的交往还是袁天罡的原因。

以袁天罡的本事,自然早算到了陆南风要下山入世,同样也算到了传国玉玺之事,当时袁天罡好奇传国玉玺的归属,就卜了一卦,不想传国玉玺因果太大,牵扯太多,他根本算不出其丝毫头绪,但事情就是那么巧,他没算出玉玺的归属,却无意中算到了杨朔会遇到一劫。

这一劫,是杀身之劫,而劫子就是李玄霸。也正是因此,他才授意李淳风跟着陆南风下山,以投靠李建成为名,目的则是借机接近李玄霸,伺机影响他,以便为天命之子挽这一劫。

在杨朔不知情的情况下,袁天罡这个貌似不着调的师父,其实暗地里做了很多事。李淳风也不负所托,加入了太子阵营后,很快就找机会跟李玄霸接触上了,渐渐的,二人交上了朋友。

当然,这对所谓的朋友之间,都各怀鬼胎就是了。李淳风的目地不用多说,而李玄霸则是想将李淳风收为已用,对他这种人来说,所谓的谋士智囊,根本不缺。可像李淳风这种有卜算之能的异人,却是稀罕物。

“李道长,你之前给我卜的那一卦,玄霸还是想不明白,你能再说说么?”李玄霸殷勤的给李淳风倒了杯酒,眼神里满是期盼之色。

李淳风呵呵一笑,举起酒杯喝了一口,笑道:“‘长浊染玄龟,水灵托大日’。殿下,这两句谶言说难也难,说简单也简单,要看你自己怎么理解了。正所谓相由心生,此相说是相貌也对,说是卦象也无不可。不可言,不可说啊!”

李玄霸听得有些迷糊,脸色微微沉了下来:“李道长莫不是欺玄霸读不多?还是……你瞧不起我?”

他眼中露出怀疑之色,若非当初李淳风一口说出自己七年前得了奇遇,以至大病痊愈且从那以后力气一日大过一日,李玄霸定会认为眼前这个小道士是个江湖骗子了。

李淳风眉眼通透,一看李玄霸脸色,心里就一惊,想了想,决定还是让他安心一些为好。

李淳风摇头,缓缓道:“既然殿下非要贫道说上两句,那小道就说说看吧,不过这毕竟是殿下的卦象,就怕贫道理解有误……”

“无妨,道长直言即可,无论对错,玄霸绝不怪罪。”李玄霸大手一挥,脸上露出笑容。

原来这小道士一直不说,不是卖关子,原来是怕说错话啊!

李玄霸很享受这种被人惧怕的感觉,本来沉着的脸上不由露出淡淡的矜持的微笑。

李淳风轻咳一声,压了压心里的笑意,脸色一正,说道:“好吧,那贫道就说说,至于说得对错,就由殿下自己判断吧!”

“好,你且说来!”李玄霸也神色一正,眼中满是期待。

李淳风一仰头,将杯中酒饮尽,这才眯着眼,摇头晃脑道:“依贫道看来,所谓玄龟者,龙之子,霸下也!指的应该是殿下!”

“霸下?”李玄霸眼睛一亮。

是啊,龙子霸下,自己不但是龙子,还占了一个霸字,可不就是说我吗?不过紧接着,他又疑惑起来,传说中霸下是龙之六子,可自己分明就是老四啊?

李淳风眯着眼,刁了他一眼,又道:“至于长浊,若贫道所猜不错,应该是指黄河。”

李玄霸一愣,疑惑不解。

李淳风
本章未完,请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进书架 回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