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章 进书架 回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

第三十二章 夜战(1/3)

“呼!”

陆南风出手非常直接,只是一拳直直捣来,拳头上暗淡的红光扭曲,空气中瞬间布满了硫磺似的火焰味道。◢

他对杨朔非常了解,心里清楚若想以火胜之难度非常大,而且还浪费时间,因此也不卖弄那些糊弄外行人的炫目招数,直来直去,欲以力取胜。

拳风未至,灼热炙人的高温已经扑面而来。

杨朔瞳孔一缩,只觉眉毛头发,甚至是睫毛都传出了焦味,他虽惊却不乱,当下朝后急退半步,同时身形半弓,左手如扛天举鼎似的向上一托,只听“啪”的一声轻响,杨朔掌尖准确的托住了陆南风的手腕。

水性至柔,火性至烈。

陆南风对杨朔了解,杨朔何尝对他陌生?又岂会愚蠢到弃柔而用刚?

事实上陆南风的战术并不错,水火相搏,二者相差无几,若想分出胜负,断不是短时间可以做到的。

虽然杨朔武功更差一些,但他对水的理解却已经远非当初可比,此时一掌上托,不等陆南风加力,他就已经顺势朝旁一带,卸去了陆南风手臂传来的大力的同时也借力再退。

二人早已经不是第一次交手了,杨朔对陆南风的战斗风格非常清楚,更明白自己若只顾防守,他必然会得理不饶人,一定会步步紧逼。而火攻在势,若是让陆南风放开了手脚一阵猛攻,从而占据了大势,那时再想反击恐怕也没有机会了。

是以杨朔身形虽退,手上动作却不停,就见他右掌尖突然闪过一道清濛濛得清辉,如光如剑,身形飞退时朝前狠狠一捅。

杨朔不懂剑法,但拿着棍子捅人却不需要什么技巧。这一捅没有什么招数,也没有什么妙招,只是直接,而且够快,更重要的是,这一手非常出乎陆南风的意料。

二人在山中学艺时,不时交手切磋,陆南风早习惯了杨朔一心防守的战斗方式,此时杨朔突然来一手退中有攻,却让他悚然一惊,本能的止住了追击的脚步,同时身形朝后一闪,堪堪躲开了杨朔手里的“棍子”。

杨朔一招未中,却并未失望,他此招本意,就是为了拉开双方的距离,能击中虽然好,被躲开也不意外。

陆南风目光微凝,面上神色不变,心里却暗惊杨朔的进步之快。

对于杨朔用水凝聚出的“棍子”防守反击,陆南风并不太当回事儿,让他如此惊讶的是,以往杨朔驭水时需要从周围招来水流,可刚才,他却能够“无中生有”,这看似一点点变化,可对杨朔来讲,却是巨大的进步。

陆南风能凭空生火,无需薪柴,是他苦练多年才掌握的手段,可是杨朔呢?

莫非,他是从之前那一战中悟出来的?

不过杨朔有这么大的进步,陆南风不惊反喜,以前他跟杨朔切磋,总有种打靶子的错觉,可现在,他终于能够尽情一战了。

陆南风心情瞬间激荡起来,恨不得仰天长啸。

“再来!”

眼见杨朔停手,似乎想要说话,陆南风立刻低喝一声,再次扑了上去。

无焰之火,是为三昧。..

无源之水,是为真水!

三味真火,

天一真水,

孰胜?

孰败?

陆南风合身扑上,长风随风鼓荡,如同魔神般张扬不可一世,但奇怪的是,他明明战意高昂,但拳上红光却愈发黯淡下来,原本淡红色的火光竟然变得黑幽幽的,一眼看去,好像空间在燃烧,形成了一个拳头大小的黑洞。

身如神,形如魔!

杨朔大惊,想也不想,手中水汽聚成的“棍子”蓦然一凝,原本两尺多长的清辉一下子缩成了只有一尺多长的冰蓝短剑,剑上锋芒刺骨,反射着银芒似的月光,更可怖的是,剑上还透着一
本章未完,请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进书架 回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