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章 进书架 回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

第十一章 又忽悠一个(1/3)

说起来,陆南风也是身世堪怜。{白了,就是郡守的秘,助理。这个位置非常微妙,官阶虽不高,但是能够接触很多机密,算是郡守的贴心人。想坐稳这个位置,需要的不是有多大的能力,也不是多好的人缘,但至少要获得郡守的信任,同时口风一定要够紧。

也是陆景憧自己不小心,一次在与好友饮酒时,他酒醉后无意中吐露出郡里这几年的赋税越来越少了,感慨着世道艰难,日子难过。

其实像这种感慨世道不好的话,无非就是一句酒后牢骚,谁也不会当真,更算不上什么罪过。

但坏就坏在,陆景憧偏偏提了一句赋税的事儿……

众所周知,当朝陛下自登基以来就下令开凿运河,像这种大工程不说花费多少金银,仅是徭役就征召了过百万百姓。

百姓们都去河里挖泥了,种地的人自然就少了。种地的人少,粮食自然也跟着减少,百姓们的收入自然也跟着减少。同理,百姓们没钱,商贾自然也赚不到钱……

这就是一个恶性循环,从粮食,到食盐,再到茶酒糖布……

这一番折腾下来,本就使得民间疲乏不堪了,再加上最近隐隐有传说,似乎皇帝陛下好像在准备粮草,似乎又准备起兵远征高句丽了。

如此一来,民心动乱,产业凋零,赋税一再下滑也就是很容易理解的事了。

这些道理但凡有些见识的都懂,私下里大家闲聊议论几句更是习以为常的事儿,陆景憧虽然话一出口就有些后悔,但他也没多想,毕竟私下里只有他和一位朋友,也不虞会传出去。

但是他忘了,有人的地方就有争斗。

官场就是战场,赞务的位置看着不起眼,但却时常与郡守接触,可谓是郡守的亲信,贴心人。

这是什么?这就是上升的捷径啊?这种位置,怎会不惹人觊觎?

结果很狗血,但却并不出人意料,那个被他引为知已的好友刚从他家出了门,马上就找到郡守举报,给陆景憧按的罪名也很简单——妄议朝政,毁谤至尊!

无论哪朝哪代,能当上郡守的,首先有一点,他必须要支持皇帝,这是政治正确。

像陆景憧这点小事儿,换个时候就算是郡守知道了,也不过一笑而过,但偏偏被人捅到了眼前,那他就不能当做看不见了。

当天夜里,郡兵出动,上门抓捕陆景憧,而领兵的就是陆景憧的那位知交好友。

到了这种时候,就算陆景憧再笨也知道是怎么回事儿了。

他虽是文人,却有股子血气,更清楚自己若是入狱,绝对不会有好结果,特别是家里的妇孺们,必然会遭受无尽的折辱,于是陆景憧心一横,干脆紧闭房门,带着家人愤然举火**。

烈焰滚滚,大火无情。..

很快,陆氏一家上到主人,下到仆人丫鬟,加起来十九口人,一夜之前就全死光了,只余下陆南风一人得以幸免。

当时的陆南风才十二岁,算是孺童,像他这种年纪,若是被官府论罪,要么卖给富贵人家做一辈子奴仆,要么就干脆被扔到大运河的民夫中,让他自生自灭,总之是绝对不会有什么好下场的。

事发当日他也在家中,之所以能幸免于难,是因为在陆景憧举火的时候,正好是麻叔谋与令狐达下令挖掘镇魔塔之时,眼看着他就要被大火烧死时,一颗蕴含着无尽神力的火种被此间烈火吸引,从天而降,巧之又巧的落在他的嘴里,被他无意中吞噬入腹。

庞大的神力一瞬间就催垮了陆南风的意识,令他陷入了昏迷之中,等他从残桓断壁中再次清醒过来时,就拥有了驭火的能力。

七年过去,陆南风也长大了,但幼年的经历却让他性格大变。为了生存,这些年来他吃过太多的苦。他在街头乞讨过,在青楼里做过
本章未完,请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进书架 回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